第1073章你喜歡我?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赫瑞言掛上電話,在客廳的茶幾上找到陸繹的煙,又回到陽臺,點燃。

煙霧中,隔著兩層透明的玻璃,她看到男人背立在水池前,手里忙活著。

他的頭半垂,腰挺得筆直,頂燈從上而下,整個籠罩在燈暈里。

赫瑞言吐出煙圈,心里有說不出的唏噓。

就像看到一副名貴的畫,被偷畫的人偷回去,沒節操糟蹋的那種唏噓。

有惋惜!也有恨他識人不清。

像是察覺到了什么似的,陸繹突然回過頭,目光向她看過來,皺眉。

他甩了甩手上的水,穿過客廳走到陽臺,毫不客氣地抽過她手里的煙。

赫瑞言臉色沉下來,直直盯著他,眼里的警告不言而喻。

陸繹不為所動,迎著她的目光,“少抽點煙,對皮膚不好,一會就能吃飯了。”

說完,掐滅煙蒂,扔進垃圾筒,又回到了廚房。

赫瑞言跟進去,倚在門口:“二少,有幾個問題想問一下。”

“你問。”

陸繹沒回頭。

“為什么要做接盤俠,你明知道那女人的心,跟本不在你身上?”

赫瑞言從來犀利。

陸繹手一抖,靜靜地站了一會,“如果我說,我不想我媽傷心,不想陸家難堪,你信不信?”

“信,但為什么呢?”

赫瑞言搖頭:“我實在匪夷所思。”

這男人無論家世,外表,能力樣樣出色,智商和情商也在線,怎么就能做出那種讓人想都想不明白的舉動來。

“等下,我把菜端出去。”

……五菜一湯,色香味俱全。

陸繹開了瓶紅酒,倒了兩杯,他把酒杯晃了幾下,等醒完酒才放到赫瑞言面前。

“我是陸家老二。”

陸繹點煙,赫瑞言凝視著裊裊煙霧中他沉靜的臉,“又怎樣?”

“我上面有一個極為出色的哥哥,下面有一個很討人喜歡的弟弟,我要怎么做,才能讓大人注意到我?”

赫瑞言說:“讓自己變得更出色。”

她就是這么做的。

“但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就算你再努力,再拼命也追不上你哥哥的腳步,也變不成你弟弟那么討喜,你會怎么辦?”

陸繹苦笑了一下:“我選擇了討好。”

赫瑞言心里一痛。

--我選擇了討好!童年多少委屈,都隱藏在這風淡云輕的兩句話里。

“你討好誰?”

“討好陸家的每一個人,我爺爺,我爸,我媽,特別是我媽!”

陸繹沙啞道:“我媽其實在陸家過得挺累,我爸不愛她,對我們三兄弟的教育,我爺爺不讓她插手。

那個家里都姓陸,只有她姓許,是外人。”

赫瑞言皺眉。

陸家的事情,在接手這樁離婚案子時,赫瑞言通過赫瑞文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在赫瑞文的敘述中,許冰不是一個好角色,和惡婆婆差不多。

陸繹兩根修長的手指夾著煙,端起紅酒杯,一口干掉,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我媽出身書香門第,受過良好的教育,骨子里有種傲氣,所以她的朋友不多,我岳母可以說是她唯一的朋友。

我媽有個妹妹,也就是厲寧的生母,因為遇人不淑,所以死得挺慘,我外婆是被火燒死的,她們都是很好的人,尤其是我外婆,一輩子與世無爭,誰都說她是個和氣人。”

陸繹扭過頭,將眼中的濕意逼進去,再回過頭時,臉上已然平靜,但赫瑞言卻沒有忽視他眼底的血色。

“我外婆最后被燒成一團黑的骨架,我媽從知道后哭昏過多少次。

我們家我爸、我媽是分居的,只有周末才同床,好幾次夜里起來,我走過我媽房間時,都能聽到她在哭。

生活對她已然那樣的難了,我做兒子的幫不到她什么,就想她能開心點,只要能讓她開心,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的。”

“你媽的悲劇,和你沒有關系,和你爸有關系,你需要犧牲一輩子的幸福,只為討她開心嗎,這是愚孝。”

赫瑞言一針見血。

陸繹臉半側著,垂著眼簾,燈從側面打來,從額角到鼻梁仿佛鋪著一條光帶,顯得格外的柔弱。

“一個人的喜歡,就只有那么多,我媽眼里放下了大哥和老三,就放不下我了。”

他聽話,懂事,上進,努力,就是想有一天,媽媽的眼睛里有他,爺爺的眼睛里也有他,而不是陸家可有可無的老二。

他起早貪黑的工作,把陸氏集團打理的蒸蒸日上,從來沒有一刻懈怠,但可笑的是,爺爺的眼里只有大哥,而媽媽的眼睛里,也只有老三。

陸繹自嘲一笑:“說到底,都是小時候的執念,現在想想也挺可笑的,如果再有一次選擇的機會,我應該不會這樣做。”

說完,他仰頭喝完一杯紅酒,把杯子擱在桌上,起身道:“你慢慢吃,我胃口不是很好。”

……赫瑞言失眠了,在床上像煎雞蛋似的,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胃里漲得難受,應該是吃撐了。

能不撐嗎?

一個人把四菜一湯都吃完了!赫瑞言敲了自己腦袋一下,從床上爬起來,披了件從頭裹到腳的羽絨服,悄無聲息的打開房門。

走到玄關,換了鞋,正要開門,背后有個聲音響起,“這么晚了,到哪里去?”

赫瑞言像被逮了個正著的小偷,虛心的回頭看看,“下去散散步。”

“是消食吧?”

赫瑞言:“……”這家伙怎么知道?

“家里有藥!”

陸繹命令式的:“先吃了藥再下去,我陪你下去。”

“不用,不用!”

“是不用吃藥,還是不用陪你下去?”

陸繹深目看著她。

赫瑞言:“……”一定是要來大姨媽了,否則腦子不會短路到不知道怎么懟回去。

陸繹轉身,從藥箱里拿出消食藥,“不用水,直接嚼就行。”

“噢!”

赫瑞言接過來。

“去沙發上躺著。”

“啊?”

赫瑞言眨眨眼睛,很流氓的問了一句:“陸二少,想干嘛?”

“人的腳底有兩個穴位,對應的是胃,我幫你按按,很快就舒服了。”

“你連這個都會!”

“一點點。”

赫瑞言:“……”神特么的一點點!她半躺在沙發上,陸繹坐過去,與她挨得很近。

瞬間,房間的溫度像是高了好幾度。

陸繹一雙黑漆漆的眸子,瞅著她,“為什么把飯菜都吃完?”

“我不喜歡浪費糧食。”

“赫瑞言,做人誠實點又怎么樣?”

轟!赫瑞言頓時惱羞成怒,“我哪里不誠實了,陸二少?”

“究竟是不想浪費糧食,還是因為是我做的?”

赫瑞言“哦”了聲:“請問,這有區別嗎?”

“有!”

“什么區別?”

“后者,你喜歡我!”

赫瑞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