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七章 以史為鑒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劉秀看眼嬤嬤,沉聲說道:“說!”

嬤嬤小聲說道:“這次二皇子病得太突然,也太古怪,婢子……婢子懷疑皇宮里,可能是有人暗中施巫蠱之術,謀害二皇子。”

聽聞這話,劉秀和郭圣通的臉色同是一變。

郭圣通下意識地看向劉秀,見后者臉色陰沉,她氣惱道:“馮嬤嬤,不得在陛下面前胡言亂語!”

馮姓的嬤嬤噗通一聲跪伏在地,顫聲說道:“皇后娘娘是知道的,二皇子一向康健,比同齡的孩子都要壯實,這次突染重病,婢子,婢子覺得其中定有蹊蹺!”

聽她這么一說,郭圣通的臉上也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劉秀皺著眉頭說道:“御醫已經說了,輔兒只是受了風寒,風邪入體導致病癥,與巫蠱之術又有何干系?”

馮嬤嬤跪在地上,顫聲說道:“奴婢們一直都細心照看著二皇子,二皇子又怎會突染風寒?

還請陛下明察秋毫啊!”

劉秀正要說話,郭圣通拉了拉他的衣袖,一臉的狐疑,顯然,她有被馮嬤嬤的話說動,懷疑皇宮里是不是真的有人在用巫蠱之術。

這時候,正好御醫開完藥方,走了過來。

劉秀問道:“李御醫。”

“微臣在!”

“馮嬤嬤懷疑,皇宮內有人用巫蠱之術,謀害二皇子,你怎么看?”

李御醫聞言,臉色大變,急忙屈膝跪地,聲音顫抖說道:“微臣……微臣不知!”

前朝發生過巫蠱之禍,即便是英明神武的武帝都在此事上犯了大糊涂,逼反了太子,后又導致太子自盡而亡,受巫蠱殃及,皇宮里的嬪妃、朝中大臣,不知冤死了多少人,血流成河。

現在陛下問他是不是有人用巫蠱之術害二皇子,他哪能不怕?

無論是誰,只要沾上這巫蠱二字,那就是個死。

“微臣只……只識醫術,不識巫蠱之術,還請陛下明鑒!”

看李御醫嚇得渾身直哆嗦,劉秀笑了,擺手說道:“李御醫請起,我也只是隨口一問罷了,李御醫不必驚慌。”

“謝……謝陛下!”

李御醫顫巍巍地站起身形,躬著身子說道:“微臣……微臣去為二皇子煎藥。”

聽劉秀嗯了一聲,李御醫一步步地退出內室。

劉秀看向馮嬤嬤,面容冰冷地說道:“這般妖言惑眾的話,以后不準再說。”

“陛下……”“再輕言巫蠱者,無論是誰,杖斃。”

當劉秀的目光掃過馮嬤嬤的時候,后者感覺像是有把刀子在自己的臉上劃過。

她急忙向前叩首,腦門頂在地上,不敢抬頭。

“退下吧!”

等馮嬤嬤退出內室,劉秀又向在場的眾人揮揮手,屏退左右后,他拉著郭圣通的手,說道:“我看,這個馮嬤嬤心術不正。”

郭圣通先是一怔,接著忍不住輕笑了一聲,說道:“陛下,臣妾可是馮嬤嬤看著長大的,她是什么人,臣妾能不知嗎?

定是不知哪個宮人在馮嬤嬤那里亂嚼舌根子,才讓馮嬤嬤變得這般疑神疑鬼。”

劉秀瞇了瞇眼睛,沒有往下接話。

劉秀是個特別愛看史書,也特別了解前朝歷史的人,他的許多執政方針都是以史為鑒。

前漢亡與外戚權勢過重,最終導致王莽篡位。

他稱帝以來,十分重視外戚的權勢。

細數劉秀的后宮嬪妃,便不難發現,其中沒有一個是具備雄厚家世背景的。

陰麗華出自于南陽大族陰家,但陰家充其量算是名門望族,家財頗豐,但和權勢基本不沾邊。

郭圣通的背景倒是很顯赫,出自于真定王府,但真定王早已因謀反而亡,真定王府也失去了權勢,繼任的真定王,就只是個王,手中再無兵權。

至于許汐泠的許家,別說和權勢不沾邊,連名門望族都算不上,她這種背景,甚至都不會記錄在史書當中。

劉秀重視自己嬪妃的家世背景,他也極為重視對子女的選親。

當初賈復去往真定,平定五校軍,交戰當中,賈復身受重傷,命垂一線,時值賈復的夫人正有孕在身,劉秀便給賈復傳書,說賈夫人若生女,以后他的兒子娶之,若生子,以后他的女兒嫁之。

劉秀向來是個重視承諾的人,但凡是他說過的話,基本都會說到做到,尤其是對自己的心腹大臣們。

但唯獨在這件事上,劉秀食言了。

說劉秀食言,倒也有些嚴重,只是在之后,劉秀對于此事,只字不提。

賈復也是個聰明人,陛下不提此事,他也裝作忘記了此事,他君臣二人倒是很有默契,心照不宣的都不談此事,二人兒女親家之事,也就不了了之。

作為天子,劉秀不得不考慮,賈復對自己是忠心耿耿沒錯,但對自己后世子孫,他也能做到忠心耿耿嗎?

一旦賈復成為皇親國戚,掌控大權,以賈復領兵打仗的能力,誰又能擋得住他?

不是劉秀懷疑賈復的人品,而是他深知權勢的魔力有多大,有多能誘惑人心,為了杜絕這種事情發生,就干脆不給他掌控大權的機會。

這樣一來,既是對漢室江山好,也是對賈復好。

武帝時期的巫蠱之禍,即便劉秀現在來看這段歷史,都感覺心驚肉跳,后脊梁骨發涼,他絕不會容忍自己的皇宮里出現巫蠱之術,也不能容忍有人散布巫蠱的謠言。

他二人正說著話,一名宮女走進來,福身施禮,說道:“陛下、皇后,許美人和溪姑娘來探望二皇子。”

聽聞許汐泠來了,郭圣通的臉上頓是流露出厭惡之情,小聲嘀咕道:“要是有人搗鼓巫蠱之術,必定和她有關。”

劉秀看了郭圣通一眼,有些不悅地說道:“不可亂講,汐泠出自道家,并非歪門邪道。”

苡塵先生雖然挺邪門的,但她確實是道家之人,不屑于巫蠱邪術那一套。

他向宮女擺擺手,說道:“有請。”

宮女福身施了一禮,退出大殿。

時間不長,許汐泠和溪澈影從外面走了進來。

兩人向劉秀和郭圣通施禮,后者來了兩人一眼,一揮衣袖,說道:“都起來吧!”

許汐泠說道:“聽說二皇子病了,臣妾特來探望。”

郭圣通心中冷哼一聲,探望?

你是巴不得本宮的兒子早點夭折吧!有劉秀在場,郭圣通也不敢表現得太過分,面無表情地說道:“許美人有心了。”

許汐泠向郭圣通欠了欠身,走到小床前,看著昏睡中的劉輔,她伸手剛要去摸劉輔的額頭,郭圣通一把將她的胳膊抓住,緊張地問道:“許美人要做什么?”

見狀,劉秀暗暗皺眉,說道:“梓童,汐泠只是看看輔兒的病情。”

郭圣通抓住許汐泠的手慢慢松開,不過人依舊站在小床旁,目不轉睛地盯著許汐泠,好像她隨時可能會對幼子下毒手似的。

劉秀輕輕嘆口氣,對許汐泠說道:“李御醫說,輔兒是受了風寒,吃幾服藥,應該就沒事了。”

許汐泠喃喃說道:“好端端的,又怎會受了風寒?”

對待小皇子、小公主,哪個宮女、內侍不是小心翼翼的,二皇子這次突然受了風寒,在許汐泠看來有些反常。

溪澈影安慰道:“陛下、皇后,二皇子吉人自有天相,小病小災,很快就會過去。”

郭圣通瞥了溪澈影一眼,沒有說話。

恨屋及烏,她不喜歡許汐泠,也不喜歡許汐泠的這個師姐溪澈影。

在她看來,她二人屬一丘之貉,沒名沒分厚著臉皮的住在皇宮里,心里所想的,還不是有朝一日能爬上龍床,得到圣寵?

她蓋了蓋幼子身上的被子,說道:“本宮的孩兒當然不會有事,但若是讓本宮查出來誰在暗中搗鬼,欲加害本宮的孩兒,本宮絕不會放過她!”

說話時,她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許汐泠身上,好像這些話都是對著許汐泠說的。

許汐泠露出哀怨和委屈之色,以求助的目光看向劉秀。

處理后宮這些瑣事,調理后者嬪妃的關系,劉秀的確是不太擅長,他清了清喉嚨,說道:“輔兒睡著了,我們出去說話!”

劉秀走出內室,郭圣通、許汐泠、溪澈影三人也跟了出來。

到了外面,郭圣通叫來馮嬤嬤,讓她看好小皇子。

許汐泠問了一番劉輔的病狀,聽起來,李御醫的診斷沒錯,的確像是受了風寒。

這時候,李御醫已經監督宮女煎好了藥,端進大殿。

郭圣通立刻起身,去看著御醫給孩子喂藥。

趁此機會,許汐泠說道:“陛下,現在師姐住在皇宮里,實在多有不便。”

溪澈影跪坐在旁,低垂著頭,沒有說話。

劉秀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的確,溪澈影無名無分,住在皇宮,免不了會被人說三道四。

他想了想,說道:“掖庭令前段時間受罰入獄,澈影任掖庭令如何?”

還沒等溪澈影說話,郭圣通突然從內室里走出來,說道:“陛下,掖庭令乃后宮之事。”

言下之意,掖庭令由誰來任命,這不是天子做主的,而是由她這位后宮之母做主的。

以前,許汐泠就是以掖庭令為跳板,爬上龍床,成了嬪妃之一,現在許汐泠又厚顏無恥的想故技重施,真當她這個皇后是死人不成?

劉秀苦笑,掖庭令的確是歸長秋宮管,任命何人為掖庭令,那也的確是皇后的職責,他的確不便插手。

他沉吟片刻,問道:“澈影效仿非煙如何?”

他的意思是,讓溪澈影和花非煙一樣,都有美人之名,卻無美人之實。

聽聞這話,郭圣通臉色頓是一變,還沒等她出言反對,溪澈影已向前躬身施禮,說道:“臣妾謝陛下隆恩!”

說著話,她抬起頭,又看眼郭圣通,含笑說道:“臣妾謝皇后隆恩。”

她的謝恩和態度,在劉秀眼中都很正常,但在郭圣通看來,那簡直就是對自己的諷刺。

她氣得臉色鐵青,怒視著溪澈影的眼神都快噴出火來。

劉秀見狀,頗感無奈,說道:“皇后擔心輔兒的病情,心情不佳,難免會有失態之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