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都回來了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常宇離開駙馬府時天色已是大亮,并在府上吃過了早飯,鞏永固貼心的安排的馬車,常宇謝絕了車夫令蔣發駕車離去。

此時街上行人已是不少,車水馬龍沒人注意到這兩普通的馬車。

蔣發和陳王廷坐車頭,兩人一夜不眠也無小太監的精氣神略顯疲靡:”廠公,是回宮還是去衙門?“蔣發問道。

常宇略一沉思:”去宣城伯府上“。

宣城伯衛士春,府邸在皇城東南墻角,蔣發得了一聲,揚鞭策馬而去,車上常宇掀開車簾瞧了瞧街頭又抬頭瞧了瞧皇城,他知道此時紫禁城中崇禎帝少不得和那些朝臣正在吐沫橫飛唇槍舌劍的斗法呢。

而他,則要繼續拉攏分離京城的勛貴集團,這一次他要拉攏的是歷史上崇禎帝自殺后僅有幾個以身殉帝的勛貴。宣城伯衛士春,新樂侯劉文炳。惠安伯張慶臻,這三人是有史料明確記載為崇禎帝殉身的勛貴,而三人中兩個是皇親,張慶臻其始祖張麒,是明仁宗朱高熾誠孝張皇后之父。而劉文炳就是崇禎帝親舅舅的兒子也就是他的親表弟,劉文炳還有兩個弟弟一是左都督劉文耀(劉文炳親弟弟),也在他死后殉國了,另外一個劉文炤,闖賊入京時死里逃生流落江南年僅十五歲。

想京城勛貴無數,殉身者僅三家而已,常宇豈能任之同流合污,必招攬重用。

就在常宇去往宣城伯府邸時,皇城西邊的一座豪宅密室里,幾人正在竊竊私語:據可靠情報,那閹狗昨夜去了吏部尚書李遇知府上,深夜方歸至皇城北門將一人送入宮后邊便回了東廠胡同衙門。

一老者皺眉:“閹狗正當皇帝寵信可自由出入京城四九門甚至皇城內宮,先不說他夜訪李遇知所為何,那被他送入宮的又是何人?”。

“這便是咱們可大作文章的地方了”另一中年男子冷笑道:“李遇知向來自視清高卻暗中和閹狗暗中沆瀣一氣,此事一旦捅出去便會炸了鍋,另外皇城乃禁地,閹狗竟敢徇私偷偷送人入宮心懷不軌……”

砰的一聲,房門在這時被人一腳踢開,眾人驚慌望去,見一老者氣沖沖走了進來,心下稍安卻有疑惑:“老爺怎么了?”

“p的可靠情報,剛有消息稱一早見到那閹狗與徐允禎同車去上早朝,他昨晚并未回宮亦未回衙門,而是在那定國公府!”

眾人訝然:“可瞧清楚了?”畢竟見過小太監的人寥寥無幾,而且以他行事之縝密豈能那么容易就被別人瞧見。

那老者哼了一聲:“這消息來自定國公府的家丁,你們說呢!”

“沒想到連徐允禎這老匹夫也和閹狗勾搭一起了”有人恨恨道。

那么問題來了,常宇明明是半道上的徐允禎的馬車當時的確有家丁瞧見,但為什么會說其夜宿定國公府上呢。

這是為什么呢?

半晌午,東廠衙門后院的葡萄架下,吳中灌了一氣涼水后,躺在椅子上望著天空陰云,今兒從一大早就陰云滾滾,少有的涼快天,小太監說這種天氣不宜鼠疫瘟疫傳播,哎,近來京城的疫情好像愈發嚴重了……

吳中嘆口氣,突然意識到怎么從一大早到現在都沒見到小太監,要知道常宇是個極其自律的人,即便是在軍中亦會堅持每日早起練拳,莫不是昨晚沒回衙門,于是便吼了一嗓子:“方三……”

正在廚房里準備的方三應了一聲就嘚嘚了跑了過來:“吳爺,有什么吩咐”。

“那……你剛叫我什么?”吳中一怔。

“吳爺啊”方三又叫了句,吳中抄起拐杖就砸了過去,特么的,你是想害老子啊,廠公三令五申咱衙門內除了對皇上意外不準稱爺不準下跪,你是何居心?

“口誤呀,吳爺息怒哦不不,吳大爺息怒啊……”方三躲過拐杖,嚇的連連擺手,就在這時,陳王廷和蔣發一臉疲憊走了進來,吳中咦了一聲:“嘿,看這模樣是一夜沒睡啊,昨兒干嘛去了,小太……廠督呢?”

“前衙辦公呢”陳王廷苦笑搖搖頭:“我哥倆先補個覺去”。

前衙大堂,略有疲色的常宇正在公案后托腮翻看那一摞公文,他一夜間密談數人在早間就連番拜訪幾個皇親勛貴回到衙門還要繼續處理公務,若非其精力過度換做他人早就撐不住了。

“廠督大人”一個番子走到大堂口拱手,他是春祥的心腹之一阮存遠,常宇嗯了一聲,阮存遠趕緊進了大堂到小太監身邊密報:崇禎帝還沒退朝。

嘿呦,常宇不由一笑嘆了口氣,看來廝殺很是激烈呀!

“還有李巖,黃得功等人及騎兵隊伍已抵城外大營休整,余下步卒最晚在天黑前則可全部抵京!”

“傳李巖,黃得功,周遇吉等立刻入京侯令面圣”常宇略一沉思道。阮存遠略顯擔憂:“廠公,他們是外將若無圣旨入城的話,只恐……那些人少不得彈劾您擅權啊”。

常宇嘴角一絲冷笑:“本督就是讓他們彈劾!”隨后又:“傳高杰三人率部回京在東直門外侯令”。

阮存遠嗯了一聲,朝大堂外看了一眼對常宇低聲道,定國公那邊的消息一早就放出去了,他脫不了身了。

“做的好”常宇嘿嘿一笑,正待說話,突見幾人走到大堂門口:“卑職拜見督主大人”。

常宇抬眼望去,頓時驚喜不已,大呼道:“蔣全,你小子可回來了”

原來是他的心腹太監蔣全從山西回來了,蔣全原本是個太監里的惡霸,常宇剛穿越過來時還被其打了一巴掌呢,后來被常宇給收拾了一頓招攬至麾下,在從太原回來時奉命在張家口查賣國奸商事宜,這一去數月終于回來了,常宇自是欣喜不已。

和蔣全一起回來的還有原錦衣衛都指揮使王國興,指揮同知李若圭,這兩人都是對崇禎帝忠心耿耿以身殉國,被常宇直接給要到東廠派去山西協助蔣全辦案。

而另外一個從錦衣衛挖過來的錦衣衛千戶高文采此時已是東廠的掌刑千戶則在月前奉命南下部署去了。

蔣全本就是個狠茬子,奉常宇令后更是猶如扛著羽毛當令箭,率東廠和錦衣衛的人手在山西一窩一窩的端那些奸商,雖然他們在當地的軍政系統里有無數保護傘,但奈何東廠和錦衣衛聯合辦案他們那些保護傘他們一時也不敢太過放肆,待其見蔣全下手越來越狠想要出手時,王國興和李若圭從京城領了援兵到了,便不敢輕舉妄動,幸好這次常宇主要是抄那些奸商的家,對****只是敲打而不懲治,也讓那些人暗暗松了口氣。

異地空降兵馬,皇帝手下兩個衙門三個狠人聯手,短短月間就將山西掀翻了,后來被滿清封為八大皇商的家族直接被抄了,只現銀就有千萬兩,先前能餓死老鼠的國庫一眨眼就充盈了。

此事常宇雖在外率兵打仗亦有耳聞,崇禎帝也對三人贊嘆有加,如今三人凱旋而歸常宇也是開心不已,將三人迎進大堂令人奉茶熱聊。

“大哥!”這時堂外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今天是個好日子啊!常宇按捺不住興奮起身走到大堂門口,看著院子里一臉風塵仆仆的年輕人:“行,能獨擋一面了”。

原來,春祥也回京了。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