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蹩腳獵人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許文龍離開民房辦公室,沿著著羊腸小道爬上山嶺。一路折而向南,朝著哈格爾叛軍基地緩慢而又堅定地走去……

哈朗村山多林密,野獸橫行,珍禽異鳥種類繁多,數不勝數,拔地而起的群峰構成了一道天然防護屏障,嚴嚴實實擋住了撒哈拉沙漠肆虐風沙,使村民們得以守著這片土地世世代代繁衍生息,樂享光蔭,過著雖不富裕卻也滿足的簡單生活。

“哇咕,哇咕……”一只體型巨大、奇丑無比的鳥兒在一棵樹頂上跳來跳去,嘴里發出悠閑低沉的鳴叫聲,還時不時用那尖長利嘴一板一眼梳理自己赤褐羽毛。

許文龍一見,裝著連滾帶爬的樣子撲在一棵大樹底下,借著枝叢探頭探腦張望一會。良久才顫巍巍舉起獵槍,瞇起雙眼左瞄右瞄起來……

砰,子彈出膛,卻不知飛到哪去了。受驚的丑鳥觸電般彈射而起,展開巨翼一飛沖天,瞬間在空中變成一個小黑點。

許文龍拍了拍獵槍,懊惱之極從樹下爬了起來,眼巴巴看著越飛越遠的巨鳥……

“嘩啦啦”,一陣輕微枝葉晃動聲傳來,接著不遠處一個人影迅速一閃,剎那間沒入叢林不見蹤影。

許文龍佯裝不知,依然揮舞著手上獵槍,面對著逃跑的鳥兒大叫大罵一通,最后才跺著腳垂頭喪氣向村西走去,但臉上卻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冷笑。

自從酒吧事件發生以后,許文龍早就知道村中時時有人在有意無意跟著自己,密切監視自己的一舉一動。所以為了不暴露的身份,不引起他人懷疑而泄露此行目的,他每次去打獵時,面對隨處可見、肥美壯碩的野兔山羊羚鹿等等,雖然心癢難熬躍躍欲試,但也只能望鳥興嘆、見羊流涎。忍痛射偏子彈,而不敢擊中獵物。以致于每次狩獵都是一無所獲、空手而歸,從而受到大伙兒的無情嘲弄譏笑。

今天出行自然也不例外,只是沒想到跟蹤者這么性急,居然不即不離和自己保持百十米左右距離。看來他們也已經等不及了!

許文龍當機立斷,立刻決定改道向西,不再往哈格爾方向走了。所謂以假亂真、欲擒故縱就是這個道理。

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槍聲隆隆,驚天動地。也不知道浪費了多少子彈,射斷了多少樹枝樹桿,結果當然是連兔毛也沒撈到一根。只是把滿山的野狗、野兔、胡狼、狐貍、靈貓、羚鹿等等嚇得屁滾尿流、魂飛魄散,像喪家之犬般一窩蜂竄得無影無蹤、煙消云散,最后躲在隱匿之處戰戰兢兢連大氣也不敢出。

爬過幾道山梁,穿越幾條峽谷,漸漸來到一塊平坦空曠的開闊地。這里的樹木相對較少,取而代之的是繁密枯黃、齊膝深的茅草和蘆葦。一叢叢,一堆堆,連綿成片,隨風搖擺。

許文龍倒提獵槍,小心撥開橫檔面前的帶有鋒利鋸齒的茅草,一步步慢慢向前走著……

嗖的一聲響,一只形如貍貓、體態輕盈的野獸倏地從斜刺里鉆了出來,蹦蹦跳跳沒命似的拔腿往前狂奔……

許文龍眼疾手快,掄起手中獵槍閃電般橫掃過去,把飛躍而起的野獸砸個正著,扭曲著身子暈死過去。他咧嘴一笑,開心之極撿起野獸打量起來。這是一只不知道何屬何科的動物,長得吻面突出,眼小鼻蹋,似貍非貍、似貓非貓,全身密布黑白相間、輕柔滑溜的皮毛,大概有四五斤重的樣子。

“什么鬼東西!”許文龍翻來覆去看了半天,饒是他打獵多年,面對這怪模怪樣的家伙也是兩眼一抹黑,全然叫不出它名字。他下意識看了看四周,笑瞇瞇用草繩把野獸懸吊在樹枝上,裝著喜孜孜的樣子跑開十幾步遠,再端起獵槍“砰”地射了去。硝煙過后,倒懸樹枝的野獸紋絲不動,子彈又射偏了。

許文龍佯裝大怒,端起獵槍連發三彈,方才透過硝煙解恨似的看著那只任他宰割的野獸。

而這下也總算有動靜了,只見那高懸的野獸緩緩地、極為輕微地左右擺動兩下,接著便啪地掉落在地……

許文龍眉飛色舞跑向前去,迫不及待撿起野獸查看起來,隨即又搖著頭不停喃喃抱怨。

碩大的野獸沒打中,反倒把綁野獸的繩子給打斷了!

“哈哈哈哈……”一陣陣肆無忌憚的狂笑過后,茂密的草叢里接二連三竄出一個個全副武裝、兇神惡煞般的黑皮膚非洲大漢。他們個個頭頂枯黃茅草,身穿雜色服裝,端著長短不一、五花八門的槍械,哈哈大笑著向許文龍包抄過去……

“華夏人!”許文龍心中暗喜,立馬把獵槍一扔,抱著腦袋驚慌失措喊叫道,“華夏人,我是華夏人。你們的朋友,哈朗村的義工,是來幫助你們的……”

十余個叛軍一見,越發笑得前仰后合透不過氣來,有的連眼淚都笑出來了。笑過之后,他們便又齊齊指著許文龍嘰哩咕嚕不知在說些什么……

參謀長賽勒斯擠上前來,用手槍點著許文龍額頭嘲笑道:“瞧他這個狗屎樣,連魂都嚇掉了。他說的什么?他剛才說的是什么?”

他的衛兵——那個亞洲男子立刻把許文龍說的話復述一遍。

“哈哈哈……”一干叛軍又是一番哄堂大笑。

許文龍卻聲色不露冷笑道,他媽的,演了這么久的戲,終于把你們給引出來了!于是他裝著一副戰兢兢惶恐不安的樣子說道:“你們想做什么?我是一個華夏人,是來幫你們解決飲水問題的普通工人。只是在這里打打獵,散散心,沒做其它違法事情!”

亞洲男子對賽勒斯翻譯道:“他說他是一個普通華夏工人,來這里并沒有惡意,只是想打些野獸而已!”

賽勒斯聽了,拍著許文龍的肩膀呵呵奸笑道:“我知道你沒有惡意,蹩腳的獵人先生!只不過我們對你卻倒有那么一點點惡意,如果你不配合的話。”

這些人悄悄潛伏在草叢中,早把許文龍的一舉一動看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于是便給他起了個“蹩腳獵人”的光榮稱號!

聽了亞洲男子翻譯,許文龍忙不迭點頭說道:“配合配合,一定配合!只要你們不傷害我,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嘿嘿嘿……”賽勒斯干笑幾聲,慢慢把手槍塞回槍套,接著驀然把臉一沉,抬手用力揮了一下……

呼,一柄槍托挾著一勁風從身后惡狠狠拍了過來……

許文龍臉色一變,本能想矮身躲避,再反腳踢去。但最終還是硬生生定住身子,換上一副茫然不知所措樣子,惶恐而又驚懼看著賽勒斯。只是這短暫細微變化,卻沒逃過那神秘亞洲男子的目光。只見他眉毛一揚,不露聲色咳嗽一聲,轉身大步跟上洋洋自得的賽勒斯。

啪,一記沉重槍托砸過,瞬間讓許文龍眼前一黑身子一軟,像布袋般軟蹋蹋跌倒在地……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