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戰亂之國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繁忙而熱鬧的濱洋國際機場,一架小巧輕盈、藍白相間的“灣流”噴氣式飛機呼嘯著鉆入云霄,霎時沒入層層層疊疊的云團。

機艙里, “工頭”許文龍神采飛揚,派頭十足,正和兩個“空姐”湊在一起不停嘻哈打鬧。他身穿淡紅西裝,下配白色休閑褲,一抹淡淡的八字胡顯得既灑脫又飄逸,再加一張甜而油滑的嘴巴,自然能博取不少異性的青睞與迷戀!

當然,這副造型肯定離不了藍副局座的親自操刀,包括其它隊員,也都因人而異進行過細心喬裝改扮。至于搭訕美女,那是花花公子的必備利器。許文龍也不敢馬虎,只有臨時抱佛腳,大著膽子從空姐身上開始訓練。

“你好帥喲。”一個空姐含情脈脈對許文龍說道。

“你更美,美得讓天上的星星都黯然失色。”許文龍笑嘻嘻回答道。

“梁總肯定很倚重你,要不怎么能坐上他的專機呢?”另一個空姐有意無意地問道。

許文龍笑而不答,只是喋喋不休向她們吹噓起自己虛無飄渺有趣經歷。

漂亮空姐神情專注,認真傾聽,不時逗得花枝亂顫、嬌笑不已,使得寂寞單調的旅程頓時變得輕松愉快、春意盎然起來。

“勞工”劉強等人面色黝黑,一身工裝,半瞇著眼似睡非睡靠在坐椅上,一個個流露出疲憊不堪、麻木不仁的樣子。

在埃及首都開羅作短暫停留,補充完燃料的飛機載著“勞工隊”直接飛往卡伊拉,在其南部重鎮底比斯徐徐下降……

告別兩個熱情似火的空中小姐, 在國際紅十字會的安排下,許文龍帶著滿臉新奇又興奮的隊員們,坐上一輛破舊大巴直奔哈朗村。

由于連年內戰,原本富足繁榮的卡伊拉變得蕭條破敗滿目瘡痍,就像一個臥病在床的老人,奄奄一息茍延殘喘。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戰亂留下的疤痕和傷痛。城市骯臟不堪、道路年久失修。被炸彈擊中的房屋東倒西歪、搖搖欲墜,遍地都是殘垣斷壁、瓦礫石條,燒毀的汽車坦克殘骸充斥著每個街道、每條道路,有的甚至還冒著滾滾濃煙,形成一條條張牙舞爪黑色巨龍,緩緩溶入黃褐陰霾的天空。讓人心情格外壓抑,格外沉重。飽受戰爭傷害的百姓目光呆滯而無助、面容憔悴而無奈,個個都像受驚的兔子般匆匆穿行于街頭巷尾、殘店破鋪,而不敢做片刻停留。生怕什么地方會突然射出一串子彈而莫名其妙橫死當場、暴尸街頭。

駕車的司機是個黑人小伙子,平頭大眼,臉色陰沉,緊閉著嘴巴一聲不吭。他全神貫注盯著路面,時不時手忙腳亂狂轉方向盤,以避開一個個深淺不一的榴彈彈坑和一輛輛面目全非的汽車骨架。偶爾有穿著破爛甚至赤身裸體的小孩子舉著干瘦手臂、冒著嗆人塵灰追著汽車大呼小叫,狂奔不已,希望渺茫地向坐車人討要些許珍貴食物或小零鈔。

“真是太凄慘太殘酷了。”肖明被汽車震得顛過來倒過去,蕩秋千般黯然神傷道,“看吧看吧,有多少人流離失所,有多少人食不裹腹,又有多少人魂歸天國?簡直就像人間地獄!”

李向華見怪不怪回答道:“那有什么辦法,戰爭本來就是一臺巨大破壞機器,一臺永不停息的絞肉機,誰遇上誰倒霉!”

“是呀,戰爭更不是一個美麗的童話故事!”謝利安搖著頭輕輕說道。

“我就不明白,”翻譯官鄔云情緒激動,憤憤不平地叫嚷起來,“那些當權者為什么要發動戰爭,為什么要置人民的生命財產于不顧,為什么就不坐下來心平氣和地商洽交談。用和平的方式解決爭端很難嗎!”

他原本在卡伊拉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父親是個商人,經營一家大型超市,可以說是日進斗金,財源似水。但戰爭爆發后什么都沒了,最后被迫逃離家園,轉到原籍華夏居住。

“如果別人觸犯了你的切身利益,讓你由高高在上的權貴瞬間變成一文不名的流浪漢,那你還會和顏悅色坐下來跟別人商談嗎?”劉強淡淡地回答道。

“怎么不會呢?”鄔云想了想,頹然嘆著氣說道,“誰有能力治理國家,誰能讓國家蒸蒸日上,誰能給百姓帶來安定幸福,那就由誰來主持大局當首腦,這是毫無疑問的。否則,高居廟堂而顧一己之利,或少數人之利,那不是把國家和人民往火坑里推嗎?”

劉強呵呵一笑,沒有作聲,大家也都緊鎖著眉頭一言不發。車廂里一下子籠罩著一片揮之不去的陰云,壓得人呼吸不順,喉嚨里像卡著根骨頭似的。

許文龍一改輕佻放浪之相,一動不動端坐副駕駛位上,透過玻璃默默看著公路兩旁一掠而過的凄涼破敗景象,臉上露出一股無奈而憂郁的神情。

過了好一會兒,鄔云才又慶幸般喃喃自語道:“好在我們華夏大國領導英明,國富民強,沒有這樣的災禍,也不可能有這樣的災禍。不然,我們也會像這里的災民一樣,整日里提心吊膽夜不能寐、過著惶惶不可終日的苦難生活!”

一路顛簸,一路搖晃,笨重的大巴像醉漢般在公路上沉重喘息著,艱難行駛著。終于在黃昏時分停靠在一個群山環繞、房屋相對集中的村落,哈朗村終于到了!

車門一開,隊員們立刻像出籠的小鳥般跳了出來,不停甩著胳膊蹬著腿,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怡人的空氣。這該死的公路,這該死的巴士,還有那該死的天氣,早讓他們受夠了!

一陣爽朗的笑聲過后,走來一個皮膚漆黑、長胳膊粗腿的卡伊拉人,操著一口熟練的英語熱情打著招呼:“哈嘍,華夏的朋友,歡迎來到‘人間天堂’卡伊拉!我是庫勒,是哈朗村工程建設總指揮。”

由于歷史原因,卡伊拉和其它眾多非洲國家一樣,除了本國語言,英語也很普及,是他們的官方語言之一。

鄔云立刻向許文龍翻譯道:“他說他很高興見到華夏的朋友,并熱烈歡迎我們來到哈朗村,他是國際紅十字會派駐這里的工程總指揮。”

“告訴他,謝謝他們的熱情接待,華夏永遠是他們的朋友!”許文龍對鄔云說道,同時伸出右手迎向庫勒。他的英語水平其實也不很差,基本能聽懂六七成意思。但要表達自己想法可就有點難了,得費很大氣力,必須由鄔云在一旁代勞。

鄔云隨即把許文龍的話轉告給庫勒。

庫勒一聽,當即搶上一步緊緊抱住許文龍,眉開眼笑豎起拇指說道:“酷得酷得,華夏朋友,永遠的朋友!”

哈朗村的村民紛紛從木屋茅棚里鉆出來,帶著滿臉菜色,睜著無神雙眼,好奇而膽怯圍了過來,不停指著隊員們說著讓人費解的土語。一些衣不蔽體、蓬頭垢面的小孩卻絲毫不會怯生,一個個掙脫大人的牽扯拉拽,像黃蜂般嗡嗡嗡嗡圍著隊員們,齊齊伸出臟兮兮小手尖聲叫嚷著。

庫勒大為惱火,立刻吹胡子瞪眼厲聲喝斥那些小孩,揮舞著雙手粗暴驅逐他們。

許文龍心里一動,連忙搖手對著庫勒叫道:“No,NO,No!”

“Why?”庫勒瞪著眼奇怪之極地看著許文龍,聳著肩不可思議地說道,“他們像蒼蠅一樣嗡嗡亂叫,不讓人討厭嗎?”

“NoNoNo……”聽了鄔云的翻譯,許文龍不以為然擺了擺手,笑吟吟從口袋里掏出一個脹鼓鼓錢包,抽出一迭花花綠綠正宗堅挺美元,在庫勒目瞪口呆中一張一張分發給那些嗷嗷亂叫的小孩。

面黃肌瘦的孩子立刻眼目放光,尖聲大叫,爭著搶著來拿鈔票。之后又“轟”的一聲四散離開,拿著鈔票炫耀似的跑向自己父母。

神情憂郁的居民頓時笑逐顏開歡呼雀躍,紛紛對許文龍報以持久熱烈的掌聲。

清醒過來的庫勒心疼地叫了起來:“你瘋了嗎?每人二十美元?哦,我的天,這得要多少錢?哦,我的天,你完了,你徹底完了。他們會天天問你要錢,像蒼蠅一樣圍著你追著你。躲也躲不開,甩也甩不脫,那該死討厭的蒼蠅!”

鄔云對許文龍說道:“庫勒先生認為你不能給小孩錢,更不能給他們那么多錢。他說以后要小心一點,不要被他們糾纏上了。”

許文龍吹了聲口哨,滿不在乎揚了揚手上錢包,示意庫勒不必擔心,自己有的是錢。

“瘋子,不可思議的瘋子,簡直是華夏敗家子!”庫勒無法理解許文龍的做法,尤其眼紅那大迭大迭鈔票轉眼進入數十個臟兮兮小孩口袋。他不停責怪著許文龍,大聲呵斥著臟小孩,嘟嘟嚷嚷帶著大家向建筑營地走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