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惡魔教官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座山山勢不高,但長而曲折,像巨龍般逶迤而去。山上松柏長青,楓葉火紅,灌木高矮參差,層層疊疊。一條崎嶇不平的小路硬生生從山腳直貫山頂,一頭扎進密林深處,幾乎把整座大山毫厘不差分成兩半,自然是無數官兵長期訓練留下的宏偉杰作!

“打起精神,上山!”許文龍揮著“斑蝰蛇”,大踏步搶上前去,一路領先直往山頂跑去。地形險要,危機四伏,他不想讓隊友有什么閃失。

肖明領教了許文龍的臂力和槍法后,再也不敢逞能耍狠了。于是主動讓賢,心甘情愿退往二線,和李向華一起跟在后面擔任側翼掩護,以便隨時應付兩旁的突然襲擊。

五個人腳步輕捷卻又步步為營,顧不得樹高林密荊棘叢生,在”嘶啦啦“剮破衣服、劃傷臉面的聲音中迅速向前推進……

“嗚”,山路正中平平冒出一個持槍身影,黑洞洞槍口直指領頭羊許文龍胸口……

許文龍腳不停步,單手抬槍一個點射,把人影腦袋轟得支離破碎片甲不留,剩下的無頭身子和槍一起沒入地下,瞬間恢復原狀。

“嗚嗚嗚……”不等眾人喝彩,四面八方旋即響起連續不斷警報聲。聲音尖厲刺耳,此起彼伏,讓人頭皮發麻,膽顫心悸。

“一點方向,九點方向,六點方向……”

劉強臨危不懼,一邊大聲報告示警方位,一邊毫不猶豫扣動AK47扳機。隨著陣陣點射響起,伴著橫飛枝葉和彌漫硝煙,隱藏密林中的“偷襲者”紛紛中彈“身亡”,無一幸免。

許文龍回頭一笑,以示嘉許,隨即頭一揚,帶領大家馬不停蹄向前跑去……

“嗚——”又是一聲驟響,隊伍跟前突然升起一個模型士兵,眼珠咕碌碌轉動幾下,“目光”一動不動盯著近在咫尺的肖明。目標鎖定,只待出擊。

肖明眼疾手快,舉起AK便欲射擊。但很快他又呆楞不動了,平平端起的自動槍也遲遲不見子彈出膛……

原來這次冒出的“偷襲者”和先前不一樣。不但近在眼前,且手上沒有槍支,只有一把厚實沉重、圓鈍無刃的大長刀。

“嘀——”三秒一過,大刀立時挾著一股勁風橫掃過來,準準削向肖明咽喉……

肖明畢竟練過武術,身手敏捷,反應不慢,在間不容緩之際飛身撲在地上,險險躲過那快如疾風的大刀……

王大海擦了擦額上的汗珠,心有余悸地說道:“他媽這算什么鬼東西,教官可沒說用大刀砍人的啊。”是呀,大刀雖然無刃,但一刀過來也絕對夠你喝上一壺。

李向華哈哈一笑,指著狼狽不堪的肖明揶揄道:“教官是魔鬼,是惡夢。他的話你們也信?三秒警告已經算是菩薩心腸了……”

說話間,密林中又驀然閃出一柄大刀,毫無征兆劈向大笑不止的李向華……

“小心,快閃……”大家一見,齊齊失聲驚叫道。

然而猝不及防的李向華卻哪還閃避得及,只有張大嘴巴看著大刀平平削來……

“咔——”就在大家手腳無措、連稱不妙之時。疾速削去的大刀卻戛然而止,在距李向華咽喉兩公分處懸凝不動。接著刀口射出一排紅光,隨之響起一陣令人心悸的電子合成笑聲:“嘎嘎嘎……你陣亡了……嘎嘎嘎……你陣亡了……”

“靠,原來裝有感應器。“大家吁了一口氣,紛紛用同情的目光看著首位“陣亡”戰士李向華。顧名思義,“陣亡”意味著不能躲閃,更不能反擊,只能躲在大家屁股后頭成為累贅、成為靶子。

“他媽的!”李向華恨恨敲了敲那柄磣人大砍刀,怏怏不樂走到隊伍末尾。

肖明從狼狽之極地上爬了起來,咧開嘴開心地笑了。

許文龍嘆一口氣,板起臉嚴肅告誡大家道,““這是戰場應變能力訓練,希望大家認真吸取教訓,再不可掉以輕心。一定要端正態度,全力以赴,把這當成慘烈兇險的實際戰斗。千萬不能疏忽自滿、麻痹輕狂!”

“是,隊長!”剩下的隊員吐了吐舌頭,板著臉齊聲高喊道。

“繼續前進!”許文龍一聲令下,帶著大家繼續向前跑去……

一個小時后,一行人終于連蹦帶跳沖出密林,順利來到背面山腳下。只是五個人中除了隊長許文龍儀容較為齊整,且沒受到傷害外。其余個個衣衫襤褸、狼狽不堪。“陣亡”將士李向華前胸后背各中數槍,疼得他是呲牙咧嘴,苦不堪言。保鏢首領肖明被潛伏在樹上的“襲擊者”擊中頭部。雖有鋼盔護腦,卻也讓他頭昏眼花,金星亂冒。時不時晃動腦袋咒天罵地,憤懣難當。王大海屁股中彈,跑起來似袋鼠般一蹦一蹦極為滑稽。劉強腰部被擊,所幸塑料彈不偏不倚,剛剛打在行軍壺上。雖沒受到損傷,卻也算中彈掛彩。

當然,這并不是說隊員們槍法不準,反應不快。實在是“偷襲者”行蹤隱秘,數量眾多。有時五六個,有時七八個,甚至十幾個同時出現。還虧得許文龍出槍快,命中率高,而且每個“偷襲者”只能開上一槍,不會連續射擊。否則,大家伙兒現在還躺在樹林里長聲哀號!

許文龍看了看慘不忍睹的隊員們,抹著頭上的汗水大聲催促道:“跑跑跑,時間不多了。不要磨蹭,不要猶豫,趕快跑起來。”

隊員們一聽,只好咬牙切齒鼓起精神,深一腳淺一腳拼命向前奔跑……

李向華“受傷”最重,也痛得最慘,但一看到蹦蹦跳跳的王大海時,卻又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王大海瞪他一眼,喘著粗氣怒喝道:“笑笑笑,笑你個頭。咱哥兒倆一個半斤一個八兩,一個五十步,一個一百步,很稀奇嗎?”說完,自己也禁不住笑了起來。

奔跑一會,大家便循著足跡拐入一條黃泥土路。由于好長時間沒下雨,路面顯得十分干燥,一踏上去便塵土飛揚,嗆人口鼻。加之人為開挖的坑坑洼洼、溝溝坎坎特別多,且山包土丘數不勝數。以致于隊員們不得不時而吃力爬上坡頂,時而艱難趕往谷底。升升降降,降降升升,被折騰得筋疲力盡,饑渴難耐,像不堪重負的老牛般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李向華渴不勝渴,終于忍不住取下行軍壺,仰頭“骨嘟骨嘟”喝起水來……

卻不想水一入口,他便觸電般狂噴而出,鋪天蓋地吐了王大海一頭一身。

“你……”王大海看著滿身淅淅瀝瀝的臟水,忍之又忍地說道,“嫌水多嗎?”

李向華氣急敗壞回答道:“海水,他媽全是海水,天殺的苦澀海水……”

大家悚然一驚,接著齊齊倒抽一口涼氣,最后一言不發麻木不仁繼續跑著。連勉強笑一笑的心情都沒有了。

劉強頹然放下行軍壺,咂著干裂的嘴唇尾隨跟了上去。他也實在渴得不行,想掏出水壺美美喝上一口。聽說里面裝的是海水后,心里立刻涼了半截。

王大海看著惱怒不已的李向華,嘆著氣喃喃自語般說道:“余教官的話果然不能全信!”

許文龍看看時間所剩無幾,不由心如火燎,焦急萬分。提著槍不停地跑前跑后,嘶啞著嗓子鼓動大家道:“抬腿,使勁,跑起來,快快跑起來。,再加一把勁,只要再加一把勁,勝利就在眼前。甘甜甜的清水在等著我們,香噴噴的早飯也在等著我們!”

幸好自下山之后,途中再沒出現施放冷槍的可惡“偷襲者”。這對五個饑腸轆轆、肚腹空空的趕路人來說,確實是個始料未及而又意想不到的驚喜。畢竟在不保證飲用水的情況下,長距離武裝越野不是一件輕松之事。所以大家在頜首稱幸、感恩戴德的同時,無不咬緊牙關、拼盡全力,使出吃奶的力氣沒命似的往前跑。

一路上拼死拼活、苦捱硬挺,在“嚓嚓嚓”機械而單調的腳步聲中,在“呼哧呼哧”沉重而吃力的呼吸聲中,突擊隊員總算迎來了翹望已久的終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