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悲痛欲絕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靜悄悄的病房里,空氣仿佛凝固了似的。病床上的李靜面色蒼白、淚眼婆娑,睜著一雙空洞失神的眼睛無知無覺盯著窗外。寸步不離的楊瑩瑩緊緊握住她的雙手,垂著頭一眼不眨看著她,滿頭滿臉布都是寫不盡的關切、哀痛與深深愛憐。許文龍神情悲戚,臉色肅穆凝重,像石雕般坐在椅子上,憤怒的雙眼燃燒著兩團熾熱的火焰……

李靜木然嘆一口氣,悲憤的淚水又禁不住奪眶而出。這突如其來的打擊簡直讓她崩潰了!媽媽就這么走了?就這樣無聲無息地走了?連招呼都來不及打一個。為什么?難道一條鮮活的人命眨眼間就這樣消失了嗎?怎么會這樣呢?這是在做夢嗎?這是在開玩笑嗎?她的心在不停呻吟,不停責問,不停流淚,不停滴血。想到唯一摯愛的親人就此撒手西去,魂歸極樂,留下孤伶伶無依無靠的一個自己,今后卻該怎么辦?誰來照顧自己?誰來安慰自己?天地雖大,又到哪去找自己的安身之處?想著想著,她不由地悲從中來,低下頭嗚嗚咽咽哭了起來……

楊瑩瑩用力握住李靜的雙手,噙著淚水抽抽噎噎地說道:“姐姐,姐姐,你可千萬要把心放寬啊,要是……要是哭壞了身體,阿姨……阿姨在天上也會……也會不高興的啊。”她一整晚沒睡覺,頭發散亂,眼窩深陷,嘴唇干裂起泡,但卻依然不失其嬌媚可愛的模樣。

“妹妹……”李靜一把摟住楊瑩瑩,傷心欲絕痛哭道,“媽媽走了,留下孤苦伶仃的我,叫我……叫我怎么辦呀……媽媽呀……”

“別哭,姐姐,你別哭了!”楊瑩瑩泣不成聲說道,“阿姨走了,不是還有表哥嗎?不是還有我嗎?我……我……嗚嗚嗚……”

其實,楊瑩瑩自己又何嘗不是舉目無親、又何嘗不是孤苦無依呢?所謂“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一時間,兩個命運坎坷的少女緊緊摟在一起,臉貼著臉失聲痛哭起來……

許文龍默默走了過去,用沉重而堅定的聲音說道:“你們放心吧,就像瑩瑩說的,你們還有我,還有你們彼此可以依靠。我也一定不會扔下你們不管,一定不會再讓別人欺負你們了,也一定會為你們找到最好的歸宿!”

“聽到了嗎?姐姐你聽到表哥說的話嗎?我說了他不會不管我們的,他是一個好人!”楊瑩瑩不停晃著李靜的雙手,滿臉欣喜對她說道。

李靜看了看一臉凝重的許文龍,搖著頭重重嘆一口氣,又抱著楊瑩瑩悲憤欲絕哭了起來。

這時,劉強王大海等保安氣喘吁吁跑進病房,一齊沉痛地叫道:“老大……阿靜……”

李靜勉強對大家點了點頭,接著又捂著臉哀哀切切啜泣起來。

許文龍搖了搖頭,指著房內椅子說道:“坐吧。”

保安們沒有落坐,都用關切激憤的目光看著許文龍。

許文龍嘆了口氣,緊鎖著眉頭問道:“會所沒事吧,蔡老板他們都平安嗎?”

“蔡老板走了。”劉強回答道,“昨晚你前腳出門,他后腳就帶著妻兒走了。陳助理也跟著去了,到現在還沒回來,估計還不知道郭阿姨的事。”

“走了?去哪了?”許文龍奇怪地問道,“不是說了外出得由你們陪著一起去嗎?”

“他堅決不要我們陪同!”王大海郁悶地說道,“他和我們一一握過手,反復叮囑我們好好跟著你干,然后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哦——”許文龍的眉頭擰得更緊了。

“是呀,老大。”李向華咬著牙氣憤地說道,“接下來怎么辦?我們有五個人,郭阿姨不能就這樣……就這樣……”

許文龍擺了擺手,若無其事對保安們說道:“接下來你們回會所,繼續保護蔡老板一家。我把阿靜送去瑩瑩家呆一段時間,不久也會回來,但我去長龍鎮的事可不能隨便跟別人說。”

“可是……可是……”李向華急了,面紅耳赤嚷嚷道,“難道……難道就這樣……”

“是呀,我們……我們總該做點什么吧。”王大海和謝利安也都一臉期待地看著許文龍。

“算了,我們還是聽從老大的安排吧。”劉強勸慰大家道,“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證安全,尤其是蔡老板和阿靜的安全,其它事情等過了這陣風頭再說不遲。”

許文龍點著頭回答道:“對,現在阿靜和蔡老板一家的安全最重要。至于其它事情,到時自有見分曉的時候。”

“那好,有什么需要立刻聯系我們,我們隨時做好了準備。”劉強等保安辭別許文龍,又安慰李靜一番,便默默離開病房,怏怏不樂回會所去了。

劉強一行剛走不久,得到訊息的肖娜又急急趕到了醫院。她看著病蔫蔫一臉憔悴的李靜,心里忍不住一酸,眼淚立刻撲簌簌流了下來。

李靜見了,淚水也跟著直往下掉……

楊瑩瑩慌忙拿起紙巾,細細為她們擦去眼角的淚水。

肖娜過意不去,輕輕對楊瑩瑩說:“你去睡一會兒吧,看把你累得……現在由我來照顧阿靜。包括你阿……阿龍,也去休息一下。”

許文龍搖了搖頭,輕輕對肖娜說道:“謝謝你來看望阿靜,只是我們馬上就要走了。”

“要走了?要去哪?”肖娜吃驚地問道。

“去一個較為安全的地方,要過一段時間才會回來。”

“正該如此。”肖娜點了點頭,擺出一副長者姿態對許文龍說道,“我可把靜兒交給你了,下次回來你得毫發無損交還給我,否則我跟你沒完。”

“那是肯定的,也是必須的!”許文龍神情凜然保證道。

肖娜離開后,許文龍隨即辦理出院手續,叫上一輛出租車,帶著李靜和楊瑩瑩迅速馳往長龍鎮……

再說“青龍”黃銘堂,輕易拿到蔡振標五百萬贖金后,興沖沖招呼手下嘍羅準備回家瀟灑,卻不想驀地里鉆出一個蒙面人來,并在舉手投足間把自己一眾人馬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叫娘。錢被搶了不算,還平白挨了一頓胖揍,心里那個氣呀,簡直沒法形容,沒法描述。無奈技不如人不是對手,再斗下去估計連性命也會搭進去,最終只好眼睜睜看著到嘴的鴨子飛了走了,空自唉聲嘆氣好一陣,才耷拉著腦袋哭喪著臉,沒精打采回長洲灣復命去了。

正在飲酒作樂的趙志華接到報告,立刻扔下丑態百出的狐朋狗友,急匆匆向辦公室走去。

黃銘堂等七八個鎩羽而歸的悍徒低眉垂眼候在辦公室里,直挺挺噤若寒蟬站著動也不動,連大氣也不敢出。

趙志華陰著臉走了進去,一屁股坐在轉椅上,身子前傾,十指交叉,像捕食的餓狼般踞伏在桌子上,一言不發盯著那些提心吊膽的殘兵敗將。

黃銘堂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低著頭戰兢兢說道:“社長……我……”

趙志華鼻子里哼了一聲,擰著眉冷冷問道:“錢呢?我的錢呢?我的錢在哪里?”

“錢……錢……錢……”黃銘堂吞吞吐吐反復念著那個“錢”字,卻老半天不見下文。

趙志華臉色越來越青,呼吸越來越急促。他壓了壓心中怒火,極力裝出一副心平氣和的樣子,慢悠悠走到黃銘堂面前,輕輕拍著他的肩膀和顏悅色說道:“告訴我,錢到底在哪里?這他媽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黃銘堂雙腿一軟,“撲嗵”一聲跪了下來,一把抱住趙志華大腿哭叫道:“社長……我……我對不起你……錢……錢被別人搶走了……”

“什么?被別人搶走了?我的錢居然被別人搶走?”趙志華大吼一聲,一腳把黃銘堂踢了個四仰八叉倒地不起,像受傷的野獸般咆哮著嘶喊著,指著呆站不動的手下怒聲嘶吼道,“是誰?是誰吃了豹子膽?是誰敢搶老子的錢?你們說,快說,到底是誰?”

社徒們渾身顫抖,相顧失色,一個個緊抿著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黃銘堂顧不得疼痛,吃力爬起身子,跪倒在地上顫巍巍說道:“蒙面人,一個蒙面人突然從樹林里跳了出來,把我們打落花流水,之后就……就拿上錢跑了。估計是……估計是……”話沒說完,黃銘堂驀覺眼前寒光一閃,旋即下意識捂著鮮血噴涌的胸口,瞪著一雙恐怖驚愕的眼睛,直勾勾木然看著趙志華。良久才一頭栽倒在地,抽搐著身子一命嗚呼了。

其余社徒驚叫一聲,立時嚇得面如土色,魂飛魄散,“撲嗵撲嗵”下餃子般跪成一排,一個個匍伏在地上抖作一團……

趙志華手握一柄寒光閃閃的長刀,咬著牙泥塑木雕般站著,任由刀尖上的污血“吧達吧達”不停往下滴……

這是一把二戰時期的正宗日本軍刀,刀柄鑲金嵌銀,華麗非凡。是趙志華花重金從黑市上購買得來的,平時就擱在他那張辦公桌上。

“廢物,飯桶,真是丟人現眼,這么多廢物連一個人都搞不定!”趙志華恨恨地叫罵著,拿起桌上一塊雪白抹布慢慢擦拭著刀口上的血跡,半天才自言自語般說道,“老刁,你倒說說看,那個搶我錢的是不是許文龍?”

被稱作“老刁”的隨從小心翼翼前一步,彎著腰恭恭敬敬說道:“報告社長,我猜八成就是他,一般人沒這個能耐!”

“許文龍,又是個你渾小子!”趙志華“啪”的把武士刀扔在桌上,咬牙切齒怒罵道,“‘白狐’呢?‘白狐’死哪去了?不是叫去解決那臭小子的嗎?”

老刁趕緊匯報道:“‘白狐’還在十八里巷埋伏,耐心等著獵殺許文龍,估計差不多得手了。另外,‘黑龍’一組已經得手,成功把那該死的臭婆娘燒了,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趙志華點了點頭,臉上稍稍露出一絲喜色:“去吧,好好打賞一下他們。還有,隨時打探‘白狐’進展,一有情況立刻派人協助,我就不信那小子有三頭六臂!”

“是——”老刁答應一聲,轉身大步離開辦公室。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