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驚天噩耗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許文龍把獵手“白狐”扔進城市下水道,拿上他留下的皮包及手槍匆匆趕往古蓮食店。路上,他捉空拉開那皮包一看,發現里面除了好幾迭大面額現鈔外,還有幾包經過拆解分裝的槍支零件,看樣子應該是一支精準度奇高的M24狙擊步槍。他也沒有在意,拉上皮包繼續大踏步往前走去。反正這些燙手山芋得找個機會毀掉,以免惹火上身,自尋麻煩。

一路上緊走慢趕,不消片刻功夫,清冷空曠的創業街便遙遙在望,馬上就可以到家了!

“嗚嗚嗚……”一陣凄利的警笛聲突然劃破夜空,鬼哭狼嚎般回響在寂靜瘳落的創業街上,讓人聽了格外心驚,尤為恐怖。

許文龍聞聽,胸口仿佛挨了一記重錘,撞得他臉色煞白,呼吸困難,腦袋更是“嗡”一聲,險些一跤摔倒在地。他嘴里大叫一聲“不好”,立刻甩開手腳沒命般往食店里跑去。

熟悉的食店門口早并排著四五輛警車,那耀人眼目的警示燈仍在一明一滅閃個不停,十余個身穿警服的工作人員在警戒線內忙忙碌碌、進進出出……一輛大型消防車鳴著瘆人的警笛,“嗚嗚嗚”怪叫著離開創業街。

“站住,你是什么人?沒看到警戒線嗎?”兩個值勤警察見許文龍不顧一切往食店里闖,趕緊高聲喝斥著走了過去,一左一右拉起他就往警戒線外拖。

許文龍心急如焚,目眥欲裂,用力甩開兩個警察,紅著眼大聲問道:“發生什么事了?郭阿姨呢?郭阿姨在哪里?里面到底怎么了?”

一個神態威嚴的中年警官走了過來,揮手叫開那兩個欲再拖人的警察,和顏悅色問許文龍道:“你是死者家屬嗎?請問你叫什么名字?”

“死者?誰是死者?死者是誰?”許文龍大駭,慌忙間脫口問道。

中年警官嘆了口氣,伸手往食店一指,神情黯然說道:“自己去看看吧。”

許文龍臉色駭人,雙目充血,強忍心中勃勃升起的怒火與悲痛,像個木偶般搖搖欲墜向食店內走去。

“喂,你不可以……”一個青年警察走了出來,飛快把手一伸,像一道警戒線般阻住許文龍,禁止他進入屋內。

“死者家屬,讓他進去。”中年警官擺了擺手,示意警察放行。

食店內狼藉遍地,慘不忍睹,彌漫著一股嗆人的煙味和焦糊味。燒毀的餐桌椅子扭曲變形,污穢不堪。到處都是碗碟碎片,玻璃渣子。家具櫥柜東倒西歪,支離破碎。墻上張貼的各種壁畫早不見蹤影,取而代之是煙熏火燎過后的片片烏黑……兩名刑偵人員蹲在地上小心翼翼收集著各種破碎物品,一個法醫模樣的警察不停從各個角度“咔嚓咔嚓”拍著照。而他的腳邊,則赫然蜷著一具左手平伸、嘴巴大張、燒得黑糊糊幾成焦炭的尸體……

許文龍眼前一黑,身子砰咚跌坐在地。我的天,這就是……這就是可親可敬的郭阿姨嗎?這就是……這就是待自己如親生兒子的郭阿姨嗎?他虎目含淚,牙關緊咬,心里追悔莫及,激憤難忍。想不到自己離開不到半天,可憐的郭阿姨竟遭此毒手;想不到蛇蝎心腸趙志華,竟會喪心病狂加害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婦女,這是人做的事嗎?這世上還有天理嗎?

中年警官默默走了過來,輕輕拍著許文龍的肩膀說道:“請節哀順變,多加保重!”

許文龍強壓心中怒火,“呼”地從地上站了起來,直視著警官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原因爆炸起火的?你們查出什么來了嗎?”

中年警官皺了皺眉,不緊不慢回答道:“事故發生還不到一個小時,我們接警后便迅速趕了過來。經過細致取樣分析及現場還原,初步判斷為煤氣泄漏而引發爆炸起火,屬于……屬于意外事故!”

“意外事故?這是意外事故嗎?”許文龍目光灼灼盯著那警官,沉著臉冷冷地說道,“郭阿姨歷來小心謹慎。雖說家里有好幾個煤氣瓶,也開了多年的小吃店,但她早已養成隨手關閉氣筏的習慣。十幾年來如一日,從沒出現過差錯,怎么突然間就會發生這種意外?還是在凌晨時分,這么晚了她還沒睡嗎?煤氣爆炸需要火源,雖然只要一點點火星就足以引爆,可這個火星又是從哪里來的?。所以,我建議你們要聯系實際情況去分析原因、去查找線索!”

“這僅僅是初步判斷!我們正在努力,也一定會做細致認真調查!”中年警官若有所思地回答,“另外,我們已輾轉通知了死者的女兒,估計她不多久就會趕來。”

“希望你們盡快把……把……運走,最好不要讓她女兒看見了。”許文龍指著郭艷萍的尸體沉痛地說道。

“沒問題,勘察取證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馬上就可以運走了。”中年警官很是理解地回答道。

許文龍默默看著焦炭般面目全非的郭艷萍郭,心中的苦、心中的痛簡直無以復加,難以言說。不是嗎?一個勤勞樸實、心地善良的阿姨,一個雖然相處時間不長,卻讓自己感受到無限親情和母愛的阿姨,一個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捍衛自己的家園而慘遭毒手的阿姨,突然間便陰陽兩隔,生死兩茫茫,再也不復得見了!

想到傷心處,一行熱淚不由自主奔涌而出,無聲無息掉落在地。他呆呆地站著、靜靜地看著,兩個拳頭越捏越緊,臉色也越來越冷峻,通紅的眼中悄然升起一絲不易覺察的殺機……

不一會兒,一輛出租車風馳而來,“吱”地停在警戒線外。車門一開,旋即跳下披頭散發、哭喊不止的李靜,跟著又下來淚流滿面的楊瑩瑩。兩個女孩匍一下車,便立刻跌跌撞撞往屋內跑。

“媽媽呀……媽媽……你怎么忍心丟下啊……你讓我怎么辦呀……”

撕心裂肺般的哭喊像一支支利箭,穿云裂帛,直透夜空,震得人心尖兒顫動不已,讓靜默圍觀的路人無不聳然動容、無不唏噓落淚。

許文龍一手抱住李靜,一手拖著楊瑩瑩,極力攔住她們不讓進屋。

李靜像面團般軟軟地癱在許文龍身上,不停用手捶打著他,不停撕心裂肺喊叫道:“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媽媽呢?媽媽在哪?媽媽呀……”

許文龍一言不發,任由她發瘋般捶打著、責問著。

楊瑩瑩哭叫著安慰李靜道:“姐姐,姐姐你別哭了,別哭了好嗎?你一哭我心里……我心里就更……就更……”

這時,兩個警察抬著一副擔架走了出來,擔架上是用白布裹得嚴嚴實實的郭艷萍遺體。

李靜一見,大喊一聲“媽媽呀”,隨即掙脫許文龍的摟抱,不顧一切就要沖上前去,去看看自己親愛的媽媽。

許文龍一呆之下迅速跳了過去,再次緊緊抱住李靜,無論如何不能讓她看到那令人心碎使人眩暈的悲慘一幕。

楊瑩瑩也死死拉著李靜的手,不停哭叫著:“姐姐,姐姐,你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呀,嗚嗚嗚……”

“嘩啦”一聲,擔架抬上救護車,鳴起尖厲警笛無情離開大家視野。

李靜大叫一聲,身子一挺,軟塌塌一動不動暈了過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