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力戰群魔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黃昏時分,劉強駕著一輛廂型工具車緩緩駛離“巴山情會所”,沿著車來車往的街道飛速向前馳去。駕駛室里坐著一臉肅容的王大海,還有一個橫放著的巨大旅行包,包里裝著整整五百萬元現金。他們是應社徒要求去濱東碼頭交錢贖人的。

一路無話。過不多時,廂型車便駛離街區,加大馬力朝濱東港灣馳去。

到了濱東港灣,劉強左繞右拐避開人群,按要求來到一個堆滿廢舊集裝箱的偏僻角落。

汽車匍一停穩,王大海手機便“鈴鈴鈴”瘋響起來。他游目四下張望,見周圍靜悄悄鬼影兒也沒一個,于是罵罵咧咧打開手機……

“交換地點改變,你們繼續駕車前行,按路標一直開到牛形洞來。”一個冷冰冰嘶啞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

“小偉在哪?讓我聽聽他的聲音。”王大海忍不住對著手機吼叫道。

哧啦啦一陣噪音過后,話筒里響起小偉那稚嫩而驚恐的喊叫:“龍叔叔,龍叔叔,你在哪里?快來救我,快來……”話未說完,手機便啪的一聲掛斷了。

“王八蛋!”王大海叫罵著把手機放入口袋,對一旁望著自己的劉強說道,“交換地點變了,在海邊的牛形洞。”

“小偉沒事吧?”劉強一邊發動汽車一邊關心地問道。

“應該沒什么事,不過可能嚇壞了。”王大海搖著頭回答道。

牛形洞座落于濱東北沿海路,其實并不是一個山洞,而是一座酷似黃牛臥地的小山。山勢不高,山頭不大,遠離城區,靠近大海,山上怪石嶙峋,樹木豐茂,景色頗為迷人。

劉強開車拐上沿海公路,一路追風逐電疾馳而去。最后在王大海指點下,小心拐入一條鄉間小道,慢慢來到牛形洞前。然后停車熄火,靜靜等候綁人社徒的到來。

夏日的夜晚月華似水,星光燦爛。到處都是唧唧哩哩蟲鳴蛙叫聲,山上茂密的樹木在海風吹拂下,“呼啦啦”發出一陣緊似一陣的鳴響,空氣中飽含一股濃濃的海腥味。

不一會兒,一伙黑衣蒙面大漢仿佛從地底下冒出來似的,無聲無息團團圍住廂形車。他們有七八個人之多,一個個持刀舞棍趾高氣揚,神情踞傲目空一切。一個小個子社徒挾持掙扎不止的小偉遠遠站在一邊,不時低下頭大聲喝斥叫罵,估計是在警告頑劣不聽話的小偉。

王大海抓起裝錢的提包跳下車來,不動聲色看著那些虎視眈眈的社徒。劉強仍然一動不動坐在駕駛室內,手握方向盤隨時準備開車。

“錢呢?帶來了嗎?”一個身材膘悍社徒斜眼看著王大海,昂著頭語氣冷淡地問道。他聲音嘶啞,說話粗暴,正是剛才打電話的人。

王大海把裝錢大包“啪”地扔在地上,呶一呶嘴,鎮定自若說道:“在包里,自己拿。”

一個持刀社徒急慌慌走了過來,小心翼翼接近錢袋,戒備萬分盯著王大海,慢慢伸手提起錢包,旋即又旋風般飛竄回膘悍社徒身邊。

膘悍社徒接過提包打開拉鏈,借著手電筒光張眼看去。只見包內紅艷艷全是一捆一捆百元大鈔,有棱有角砌墻般碼得整整齊齊,讓人禁不住眼花繚亂砰然心動。他用手掂了掂提包分量,隨即向遠處的小個子社徒揚了揚手。

小個子社徒接到命令,立刻推推搡搡拽著小偉走了過來。

王大海微微一笑,指著提包嘲弄地說道:“不點一點嗎?也不怕少了個十萬八萬的?”

膘悍社徒“哼”了一聲,鼻孔朝天一臉傲氣回答道。“諒那蔡老頭也不敢短一分少一厘。否則,哼哼……”

小個子社徒來到王大海旁邊,把腋下死命掙扎的隨手小偉一扔,轉身撒腿就往自己人堆里鉆。

王大海冷哼一聲,一把抱起跌坐在地的小偉,邁開大步迅速跳上汽車。

廂型車“唰”地掉轉車頭,揚起一陣陣沖天塵土,在星光下吼叫著奔向沿海公路,眨眼間不見了蹤影。

“哈哈哈哈……”社徒們看著飛馳而去的廂型車,再瞅瞅滿提包亮瞎雙眼的百元現鈔,一個個忍不住肆無忌憚哄笑起來,笑聲中伴隨著一陣陣不屑一顧的挖苦諷刺之語。

“膽小鬼,簡直比兔子跑得還更快!”

“有堂哥坐鎮指揮,誰還敢放肆?還不個個嚇得屁滾尿流、望風而逃?哈哈……”

“想不到這生意如此好做,看來以后還得叫老大多安排一些活。差不多放個屁的功夫,五百萬便到手了,我們又可以去“夏威夷之濱”逍遙一陣子了。”

“青龍”黃銘堂拍了拍手上那一大袋錢,臉上露出一股得意之極的笑容。他揮了揮手,大模大樣喊叫道:“走啦走啦,還呆在這做什么?喝西北風嗎?不想去找‘夏威夷’的風騷娘們嗎?”

眾社徒眉花眼笑,轟然叫好,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向“夏威夷”,好摟著那些嫵媚放浪的小姐肆意親熱一番。

正在這時,一個黑衣蒙面人幽靈般從樹林里閃了出來,威風凜凜往路中央一站,一言不發盯著欲要離開的社徒們。

一幫混混乍見之下嚇一大跳,齊齊慌慌張張倒退好幾步,嘴里吆三喝四怒斥著“什么人什么人”。待看清憑空冒出的不速之客只孤身一人時,膽子不覺又壯了不少,個個拔出家伙挺起腰,亂哄哄不干不凈叫罵起來……

蒙面人身姿英挺凜然生威,像一座大山般巍然屹立,犀利的目光一動不動盯著虛張聲勢的匪徒。良久,他才甕聲甕氣說道:“你們人可以走,但錢必須留下!”

眾社徒先是面面相覷,既而哈哈大笑起來:“呵呵……真是賊爺爺遇到了盜龜孫,黑吃黑嗎?你有這個能耐嗎?你有這個膽量嗎?也不打聽打聽這是誰的錢?”

在一陣騷亂叫罵聲中,兩三個社徒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手上棍棒一揮,咋咋呼呼就想沖上去打人。

“且慢!”黃銘堂大喝一聲,伸手攔住那幾個性急沖動的嘍羅。畢竟身為商社頭目,經歷過不少陣仗。知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他想探探對方底細,再相機采取下一步動作。

一個老成持重的社徒走向黃銘堂,在他耳邊低聲嘀咕幾句。

黃銘堂點了點頭,客客氣氣對蒙面人說道:“請問你是什么人?可是‘巴山情會所’的許部長?”

一聽“許部長”三個字,社徒們不覺吃了一驚,囂張之態立刻收斂起來。有的人甚至用驚懼的目光四處張望著,打算見勢不妙好奪路而逃。

蒙面人重重哼了一聲,冷著臉硬邦邦說道:“我是誰不要緊,關鍵是你們恃強凌弱的手段極其卑鄙無恥。這樣吧,你們把錢留下,咱們就各奔東西相安無事。不然,嘿嘿嘿……”

“是嗎?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黃銘堂一聽,陰霾的雙眼頓時掠過一絲殺機。一向驕橫的他哪曾受過這種“禮遇”?何況剛才自己已經給了對方極大面子!

“那就試試看吧。”蒙面人依然泰然自若回答道。

黃銘堂冷笑一聲,隨手把錢包一甩,氣哼哼大踏步走向前去,惡狠狠揮拳砸向蒙面人……

蒙面人臨危不懼,全無所動。待對方拳頭迅擊而來一瞬間,才猛地將身一閃,輕輕避過擦鼻而過一記重拳。

黃銘堂呆了一呆,羞怒中倏地抬起右腿,拼盡全力踢向落蒙面人下體……

蒙面人不退反進,照葫蘆畫瓢跟著一記鐵腿閃電般踢了過去……

啪,兩腿相交,一撞即分。

蒙面人若無其事站立一邊,黃銘堂卻慘叫一聲,鼓著眼頹然萎頓在地,不停抱著自己的右腿翻來滾去,哀號不已。

蒙面人下手不容情,毫不猶豫抬腿一踢,直直踢向黃銘堂下頜……

黃銘堂危急時刻就地一滾,忍痛從地上爬了起來,搶過社徒手中一把長刀,舞起一片耀眼刀花,一瘸一拐攻向蒙面人。

蒙面人不敢大意,身隨刀動,覺著應戰,屢屢在間不容緩之際有驚無險避過刀鋒……

雙方纏斗良久,黃銘堂額頭見汗,氣力不支,手上揮舞的長刀明顯慢了下來。

蒙面人瞅個空檔,中宮直進,縱身飛起一腿,疾如流星踢向黃銘堂胸口……

黃銘堂悶哼一聲,翻著白眼仰天倒地,直挺挺躺著再也不動了。

老成持重社徒一見,立刻狂叫著招呼大家并肩子上。

一眾小混混聞聽,旋即鼓起無上勇氣,吼叫連連圍向蒙面人,舞刀弄棍殺將上去……

蒙面人毫無懼色,奮起神威沖入社徒群中,放開手腳拳打腳踢,掌劈肘擊,如虎入羊群般橫沖直撞,縱橫往來。不上片刻功夫,便把七八個社徒打得東倒西歪,潰不成軍,再也無力反抗了。

砰,蒙面人把最后一個垂死掙扎的社徒一拳打翻,也不管他死活,彎下腰提起錢袋,轉身一字一頓對地上的混混們警告道:“回去告訴你們老板,叫他好自為之善自為之,不要再仗勢欺人逼人太甚。否則……”

說著說著,蒙面人用腳勾起地上一柄匕首,揮動手臂用力一甩……

噗,寒光一閃,匕首流星般插入一棵大樹,留下半截刀柄猶自嗡嗡作響,顫動不休。

躺地上哀號不止的社徒們一見,頓時張大嘴巴鼓起雙眼,屏息靜氣看著眼前這個英氣勃勃的蒙面人。

蒙面人旁若無人提起大錢包,迅如閃電遁入牛形洞濃密樹林,眨眼功夫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留下一眾相顧失色不知所措的匪徒。

瞿——隨著一陣尖銳唿哨,公路一側密林中驟然射出兩道雪亮燈光,接著便傳來“轟轟轟”引擎聲。不多久,兩輛大功率摩托車便即咆哮著沖出樹林,似離弦的箭般竄向公路,唰唰唰停在那個高大蒙面人跟前。

“老大,真有你的。天衣無縫,完美無缺!”車一停穩,兩個戴黑色頭盔的騎手便迫不及待夸贊道。他們不是別人,正是前來接應的李向華和謝利安。

“回去再說吧。”許文龍一把扯下面罩,飛身跳上李向華摩托車。

轟轟轟……兩輛摩托車再次嘶鳴起來,一前一后像出膛的子彈般急速馳向市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