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無盡擔憂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上得樓來,落座沙發。三人相顧,沉默不語,電視開著也沒人有心思看。

郭艷萍神情緊張,目光呆滯,不時長吁短嘆,其心情之復雜,神色之憂郁,任何人一眼都看得出來。

許文龍同樣眉頭緊鎖,沮喪不堪。唉,怪只怪自己一時沖動,憑空為郭阿姨一家帶來無盡麻煩,無邊憂慮,這能不讓人后悔嗎?只是遇到這種惱人之事,又有幾個人能沉住氣呢?

李靜卻完全不同。少年心性,書生意氣,不知道世事險惡,想不到捅了馬蜂窩的后果。雖說當時被兇暴的“黑龍”強摟著灌酒,嚇得是心驚膽寒、魂飛魄散,幾乎要暈厥過去。但當許文龍破門而入的一剎那,以及揮拳擊退流氓無賴的一瞬間,又讓她在恐懼中意外極了,在震驚中開心極了。只是礙于媽媽在場,不敢過分表露自己的興奮愉悅,只好緊抿著嘴巴默默看著許文龍,臉上浮現出無比崇拜、無比敬慕之色。

大家沉默好一會兒,郭艷萍主動打破僵局,緩緩向許文龍說起“黑龍”的斑斑劣跡……

“黑龍”,原名不詳,至少郭艷萍不知道,是當地街區一霸。平日里游手好閑、不務正業,糾集一幫浪蕩小子惹是生非、尋釁鬧事。專門敲詐路人,勒索店主,強行收取保全費。因為其兇狠毒辣,冷酷無情,打起架來不要命,所以整個街區無人敢惹他。尤其是開店做生意的老板,更是忍氣吞聲、逆來順受,畏其如蛇蝎,避其如瘟神。平日只要他一到店里,除了好吃好喝熱情招待外,還得乖乖捧上幾百上千元不等的辛苦費,半點不敢違抗。否則,輕則店無寧日,重則莫名其妙被車撞傷撞殘。

三年前,一個廣西周姓商人在隔壁開了一家副食店,生意興隆,門庭若市。但因其年紀輕性子直,嫉惡如仇,血氣方剛。對“黑龍”一伙的到來不理不睬,冷眼相待。結果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深夜,副食店突然起火,傾刻間燒成一片灰燼。這還不算,沒過上幾天,小伙子外出辦事時,一輛摩托車驀然間急馳而來,一家伙將他撞飛好幾米遠。最終使他身受重傷,昏迷不醒,賠上了一條腿,結局十分悲慘。雖說警局聞迅出面調查,但無憑無據又無在場目擊者,肇事兇手又遠逃他鄉。雖說到現在還在加緊偵辦,但估計到最后也會不了了之。

事發不久,“黑龍”便被濱洋南區商社頭子鶘雕收伏,成為其沖鋒陷陣、浴血斂財的得力干將。而對于鶘雕本人,郭艷萍也是只聞其名未見其人,至于其出身底細就更加無從知曉不得而知了。

聽完郭艷萍的介紹,許文龍心里反而覺得更坦然、更踏實。他認為,對付這種欺軟怕硬的人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針鋒相對,以牙還牙。要不他們會永遠騎在你頭上拉屎拉尿,作威作福,讓你受盡凌辱永遠沒有好日子過。不過要與之抗衡,自己也得有一定實力才行。如果不自量力,一昧逞匹夫之勇,到頭來必將落個周姓老板一樣下場。想通其中厲害關系后,他便對郭艷萍說道:“郭阿姨,事已至此,您也就別再擔心了,諒他們幾個地痞無賴也掀不起什么風浪,只要我們以后做事小心一點就是了。”

“就是嘛,”李靜也在一旁安慰媽媽道,“有什么好擔心的呢?光天化日之下,他們能把我們怎樣呢?大不了關門歇業不做生意了。”

“唉……也就只有這樣了!”郭艷萍皺著眉長嘆一聲,起身推說頭暈,搖搖擺擺帶著無窮的煩惱無盡的擔憂,步履蹣跚回房間睡覺去了。

媽媽一走,李靜頓時變得活躍起來。情緒高漲,興致勃勃,磨磨蹭蹭不想去休息,東拉西扯纏著許文龍說個不停。

許文龍因為心里不安,也沒有絲毫睡意,索性陪著李靜東一句西句聊著天,直至好晚才催促李靜回房,自己也蔫耷耷沒情沒緒去睡覺了。

這一夜,李靜失眠了,這也是她自懂事以來的第一次失眠。她翻來覆去躺在床上,左睡右睡睡不著。只要一閉上眼睛,許文龍那高大挺拔的身軀便在她眼前顯現,那憨厚迷人的微笑便在她腦中旋轉,還有平時間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會一點點一滴滴一幕幕在她心中浮現。想忘忘不了,想趕趕不走,讓她感到既煩惱又甜蜜,既擔心又幸福,飄飄散忽忽、暈暈沉沒的就像站在云端一樣。

次日一早,李靜便急急爬起床來,偷眼目送許文龍去晨練后,便忙忙拿起拖把搞衛生,雖然累得香汗淋漓,氣喘吁吁,但卻喜滋滋神采飛揚,飄飄然如沐春風。

這讓郭艷萍感到十分奇怪,不停搖著頭嘀嘀咕咕說道:“今天起什么風了?怎么這么早就起來拖地板了?可是破天荒頭一遭啊!”但由于心事重重,情緒不佳,她也就懶得過問,徑自鉆入廚房做早餐去了。

許文龍跑步回來,李靜立刻笑瞇瞇端上一杯水,細聲細氣說:“渴了吧,喝杯水。”

“謝謝!”許文龍接過水杯,大口大口喝起水來。喝著喝著,他仿佛想起什么似的,一臉詫異問李靜道:“你怎么這么早起來了?”

“搞衛生啊。沒看到我都差不多都把大堂搞完了嗎?”李靜將頭一歪,很是自豪地說道。

“哦,那你等等,我馬上下來幫忙。”許文龍說完,放下水杯飛快往樓上跑去。

李靜嬌美的臉上立即浮現出燦爛的笑容。

當所有的衛生都搞好后,也差不多到了吃午飯的時候。李靜手托下巴坐在柜臺邊,目光有意無意飄向依然忙碌的許文龍,臉上悄悄升起一團莫名其妙的紅暈。

不多一會,食客們三三兩兩、談笑風生走進食店,找到餐桌后便“服務員、服務員”地亂喊亂叫起來。

許文龍連忙向一張餐桌走了過去,李靜也隨之去了另一個餐桌……

正當兩人忙得滿頭大汗不可開交之時,門外緩緩走進兩個人來。一個滿臉兇相卻神情沮喪,一個門牙暴突而面呈怯意。他們不是別人,正是昨晚顏面盡失、鎩羽而去的“黑龍”和“大暴牙”!

李靜一見,忍不住駭然色變,手拿菜單僵直不動,一顆心“砰砰砰”急劇跳動起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