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兇神惡煞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西瓜事件”過后,李靜對許文龍的刁難減少了很多,這當然不是因為郭艷萍的批評教育,主要是覺得無聊無趣,沒有任何實質意義。因為依照肖娜的方法,天天沒事找事對那榆木疙瘩折騰,可預期效果卻半點沒有。他從來就是言聽計從、不折不扣按要求去做。從不計較什么,也從沒半分怨言,更不會出言頂撞,以至于事先制定好的計劃全都成為泡影。沒有對手,英雄無用武之地啊。

“欺負一個逆來順受不反抗的人,不是英雄好漢所為,算不得真本事,得想個其它什么方法!”李靜對肖娜如是說。

始作俑者的肖娜也覺無趣,于是叫李靜終止計劃,待她過段時間另想一個更完美的對策。

一天晚上,李靜結完兩個顧客的帳,便坐在柜臺里東瞧瞧,西看看,目光一直追隨著忙個不停的許文龍。臉色也跟著一會兒欣喜,一會兒幽怨,一會兒惱怒,一會兒愁悶。直像一個萬花筒般飄忽不定,變幻莫測,教人想破腦袋也無法猜透其中緣由。

正在這時,門外突然涌進五六個流里流氣的浪蕩小子。他們著裝怪異,打扮離譜,神情踞傲,目空一切,仿佛整個世界都踩在自己腳下。尤其那個領頭的青皮后生,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長得膀大腰圓,兇相畢露,粗壯的胳膊上還扭麻花般繡著兩條張牙舞爪的黑色巨龍,看著就觸目驚心使人害怕。

“老板……老板在哪……”游蕩仔一進門便亂哄哄大呼小叫喊了起來。

嘈雜的客店立刻變得靜悄悄鴉雀無聲。食客們齊齊停止說話,一個個低頭悶聲吃飯,一絲聲音也不敢發出來。一些膽小之人甚至扔下手中碗筷,慌慌張張結帳離店而去。

李靜戰兢兢迎了上去,結結巴巴問道:“你們……你們……要……要吃些什么?”

一個長著三角眼、露出大暴牙的青年走前一步,色迷迷看著她說道:“嘻嘻嘻,小妹妹,小美人,我們要吃……要吃……要吃你。”說完,“呼”伸出爪子就往李靜臉上摸。

“哈哈哈哈……”與之隨行的浪蕩仔立刻肆無忌憚笑了起來。

李靜嚇得連連后退,漲紅著臉驚恐地看著他們……

許文龍聞訊走了過來,一把拉開面如土色的李靜,昂昂然站在“大暴牙”面前,客客氣氣對他說道:“請坐,要吃什么盡管說。”

“你……你是什么人?”“大暴牙”吃了一驚,下意識連退好幾步,鼓起一雙三角眼驚懼看著憑空出現的許文龍。這他媽什么時候跑出一個這樣的小子來了?面生得很哪。

紋龍青年鼻子一聳,嘴巴一撇,臉上頓時升起一股兇相。

“大暴牙”精神為之一振,立馬挺胸叉腰,咋咋呼呼吆喝道:“叫老板出來,叫你們老板快點出來。”

郭艷萍趕緊從廚房跑了出來,強顏笑臉對紋龍青年說道:“原來是‘黑龍’兄弟呀,來來來,里面請,里面請!”

欺軟怕強的浪子仿佛找回了昔日感覺,重又變得囂張驕橫起來,齊齊趾高氣揚瞪許文龍一眼,個個甩著臂膀大搖大擺走向包間。

許文龍默默看著那些狂妄自大的浪蕩仔,心里隱隱感覺有些不妙。呆楞間,背后突然傳來一聲奸笑“小心了兄弟”,接著一股大力嘭地撞來,差點沒把他撞倒在地。

被稱為“黑龍”的青年聲到人到,一臂膀撞開許文龍,笑嘻嘻旁若無人走進包間。

許文龍嘿嘿一笑,皺著眉慢慢避到一邊。

嚇呆了的李靜慌忙奔向柜臺,一個顧客一個顧客飛快結起帳來。

安頓好“黑龍”一伙人后,郭艷萍急步走出包間,招手叫過許文龍和李靜,壓低聲音對他們說道:“忍著點,千萬不要去招惹他們。”

許文龍皺著眉問道:“他們是些什么人?為什么會這樣?”

“先別管他們是誰。總之,你們要盡量順著他們,哄著他們,決不能招惹他們,以免鬧出什么亂子來。”郭艷萍交待完畢,便急匆匆一溜小跑奔進廚房,手忙腳亂為那些魔王們準備好吃好喝的。

只一會兒功夫,大大小小的籠床以及各色各樣的小炒便源源不斷端向包間,把一張碩大圓桌擺得滿滿當當,間隙不留。

“黑龍”面無表情,踞坐上首,一幫浪子走馬燈似的不停為他倒茶遞水點煙。

一個赤著上身,臉泛異光的光頭矮子大聲叫道:“拿酒來,拿酒來……”

李靜心一慌,忙不迭拿起兩瓶白酒向包間走去。

“我來吧。”許文龍叫住李靜,拿過她手上白酒,一言不發走進包間,把酒往桌上一放,轉身邁步離開。

“慢著。”隨著一聲斷喝,囂鬧的包間立刻寂靜無聲,吆三喝四浪子們全都楞楞看著自己的老大,不知他想要做什么。

“怎么了?”許文龍慢慢轉過身來,目光淡然盯著高踞上座的“黑龍”。

“把酒杯給我滿上。”“黑龍”悠閑吐出一串煙圈,用居高臨下的口吻命令許文龍道。

“對對對,把老大酒杯滿上,把老大酒杯滿上!”浪子們興奮地喊叫起來,都用挑釁地眼光看著許文龍。

許文龍聞言,臉色瞬間一寒。不過很快他又聳一聳肩,抓起酒瓶啟開瓶蓋,嘩啦啦把“黑龍”酒杯倒滿。

“好好好……到底是老大,出手就不同凡響。”浪子們一見,立刻噼哩叭喇鼓起掌來。

“黑龍”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安靜。他慢慢從椅子上站起身來,陰著臉圍著許文龍轉上一圈。然后倏地停住腳步,目露兇光瞪著許文龍,冷冰冰一字一頓說道:“你是誰?為什么會在這店里?你在這店里到底想做什么?”

許文龍微微一笑,迎著“黑龍”目光坦然說道:“名字不重要,不過是一跑堂的而已。”

“是嗎?”“黑龍”若有所思點了點頭,一臉陰沉指著桌上那杯酒說道,“把它喝了。”

許文龍搖了搖頭,不亢不卑回答道:“對不起,上班時間不能喝酒。”

“怎么?看不起我?”“黑龍”鼻子里哼一聲,目光一動不動瞪著許文龍說道。

“大暴牙”唰地擠上前來,惡狠狠指著許文龍的鼻子喝斥道:“我們老大的面子也不給嗎?不想活了是不是?”

其余浪子聽了,也紛紛鼓噪著圍了上來,摩拳擦掌欲要動武。

許文龍全無畏懼,依然鎮定自若回答道:“實在對不起,店規如此,跑堂的理當遵守。”

“好,很好。夠膽量,夠英雄。”“黑龍”鼓起雙掌”呵呵一笑。笑聲方停,又緩緩端起桌上那杯酒,兜頭蓋臉往許文龍頭上一澆,淅淅瀝瀝下雨般直往下滴,“怎么樣?這下不會違背店規了吧。”

許文龍抹一抹頭上淋漓而下的酒水,像座大山般站著巍然不動,平靜的臉色慢慢嚴峻起來,利劍般目光直直刺向“黑龍”……

“黑龍”也不甘示弱,雙手一叉,像斗架的公雞般鼓起雙眼回瞪著許文龍……

雙方劍拔弩張,一觸即發,包間的空氣瞬間凝固了,靜悄悄一點聲息也沒有。

恰在這時,郭艷萍端著幾盤菜一頭撞將進來。一看到許文龍和“黑龍”大眼瞪小眼直直站著不動,不由慌慌張張問道:“怎么了?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嗎?”

一旁的“大暴牙”兇霸霸回答道:“他是什么東西?老大叫他喝酒,他非但不理,還擺出一副吃人兇相,想打架是吧?誰怕誰呢?我看你們不想在這條街上混了!”

其余浪仔暴喝一聲,齊齊挽袖子捏拳跟著叫罵起來。

郭艷萍急了,慌忙放下托盤張開雙臂,攔住那些浪子一迭聲說道:“各位兄弟,各位兄弟,請別生氣,都請別生氣。坐下吧,快都坐下,不要和那個鄉下小子一般見識。他剛來濱洋,不懂規矩。來來來,我來喝,我來幫你們喝酒。”

“不行,老子今天就要他喝。”“黑龍”“咚”地一拳砸在桌子上,把桌上的碗和杯子震得嘩啦啦亂響。說完使個眼色,“大暴牙”應聲上前,再次把酒杯加滿。

郭艷萍渾身一顫,煞白著臉手腳無措看著“黑龍”。

許文龍嘆了口氣,冷峻的面色跟著緩和下來。他狠狠瞪一眼圍將過來的浪仔,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喝個干凈。

郭艷萍如釋重負般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趕緊強笑著對那些浪仔們說道:“各位大兄弟,酒已經喝完了,都坐下吧,都坐下來吃飯。”

“黑龍”得意地笑了笑,昂昂然大馬金刀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不緊不慢地說道:“把兄弟們的酒杯也滿上。”

郭艷萍一驚,一顆剛剛放下的心又再次懸了起來。

許文龍強按心頭之火,一言不發拿起酒瓶,嘩啦啦給其它酒杯倒滿。之后拿著酒瓶冷著臉,目光定定看著眼高過頂的“黑龍”。

“黑龍”聳了聳肩,嘴角露出一絲得意而自負的笑容。

許文龍把酒瓶往桌上一放,在一陣狂浪放肆的哄笑聲悶頭走出包間。

在客廳團團亂轉的李靜慌忙迎了上去,一臉驚懼問許文龍道:“怎么樣?沒事吧?你腦袋上……你腦袋上怎么會有……”

許文龍搖了搖頭,一臉無奈對李靜說道:“沒事,什么事也沒有。”

過不多時,郭艷萍也從包間里逃也似的跑了出來,唉聲嘆氣倚在柜臺邊,無可奈何看著許文龍道:“沒辦法,做生意就是這樣,我們惹不起這些地頭蛇。”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