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伶牙俐齒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娃娃臉少女得意極了,待她步步進逼,想抓起許文龍右手往自己口袋里塞時。鄰桌一個打扮花哨的青年騰地站起身來,色迷迷指著那少女吆喝道:“小美女,沖哥來。等哥檢查你確實沒錢后,立馬就請你吃免費晚飯。想吃什么吃什么,哥有的是錢!”

鵝蛋臉少女神色一變,急忙拉起娃娃臉少女的手,慌慌張張對她說道:“走吧……”

娃娃臉少女看一眼身高體健的許文龍,一把掙脫同伴拉拽,昂起頭有恃無恐地說道:“這位大哥真慷慨,不愧是一個憐香惜玉的真男人。不過小妹只想喝酒,而且現在也沒時間喝,更沒心情喝,得和這位小二哥好好理論理論。”

“喝酒?”花哨青年大喜過望,鼓著一雙大放異彩的眼珠說道,“你想喝酒?早說嘛,一句話,放心喝,隨便喝,喝什么都行。不過這種小店也沒什么好酒,等會兒哥帶你去‘夏威夷夜總會’,喝完酒還會用寶馬載你去兜風。至于這個小二哥嘛,不過是一跑堂的,你沒必要和他較真。”

“是嗎?”娃娃臉少女不顧同伴的眼色制止,更不忌食客們的嘲諷議論,歪著頭裝模作樣思考好一會,最后才故作勉強地說道,“好吧,其實在這種小店喝酒最好,既經濟又實惠,還特別衛生。呶,那種,就那種酒,最適合我這種沒錢的人喝。”

許文龍順著娃娃臉少女所指的方向一看,心里不覺“格噔”一下。乖乖,這可是店里最為昂貴的名酒之一花露醇,零售價幾近四千元,一年也難得賣上這么兩瓶,看來這古怪女孩大有來頭,決不是一般的人!可她的同伴卻為什么又那么溫文爾雅,婉約可人呢?而且看她現在手腳無措、焦灼不安的樣子,顯然不是個混社會的人。

“這個……這個嘛……”花哨青年立時蔫了下來,說話也變得不利索了。他是酒場中老手,自然知道那種酒的價格。

“算了,喝酒的心情都沒了,再說這種小店的酒我還不稀罕呢。”娃娃臉少女鼻子一聳,嘴巴一撇,擺出一副完全不屑一顧的樣子。

“噢--”圍觀的食客們喝一聲倒彩,紛紛幸災樂禍議論起來。

話說少女的鄙夷是殺傷力最大的武器,何況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更何況那花哨青年也是個不俗之人,所以自然也沒能幸免。于是他在羞怒懊惱之下立刻梗著脖子高叫道:“小二,拿酒來,就那種花露醇!”

恰在這時,郭艷萍端著一托盤菜從廚房走了出來,見到這么多人在一起吆喝起哄,便不解地問道:“這是怎么啦?都發生什么事了?”

“媽……媽我回來了……”鵝蛋臉女孩一見,立刻飛奔著跑了過去,親親熱熱攬住郭艷萍的腰。

原來是老板的女兒。食客們或恍然大悟,或大為驚奇,忍不住嘰嘰喳喳議論起來,各各回轉自己的座位。那花哨青年更是就驢下坡,趁機和五六個伙伴們悶頭吃喝起來,再也不提要酒之事了。

許文龍暗叫一聲“糊涂”,竟連郭阿姨天天念叨的女兒李靜也沒認出來,真是好沒道理。他用茫然無措的目光瞥了娃娃臉少女一眼,心里暗暗思忖道:“這位肯定就是她同學肖娜了,早聽說她愛捉狹搞怪,看來真是名不虛傳!”

肖娜嘻嘻一笑,撇下神色不定的許文龍徑自走向郭艷萍。

李靜和媽媽一邊低聲交談著,一邊用眼角的余光瞄向許文龍。過一會兒,她便帶著肖娜旁若無人向樓上走去。

好戲散場,食客們只好吃喝的吃喝,結賬的結賬,許文龍便又陷入無止境的忙碌之中。幸好不大功夫,李靜和肖娜換了一套家居服裝又下來了,主動加入到他勞動行列,手腳麻利干起了抹擦桌椅、沏茶端菜的工作。

肖娜邁著輕盈的腳步來到許文龍身邊,一邊胡亂抹著早已擦干凈的桌子,一邊笑嘻嘻滿臉詭異地說道:“我說,你是新來的小二嗎?”

許文龍惱她無理取鬧捉弄自己,便沒好氣地回答道:“你看我像是老板嗎?”說完,端起空籠床頭也不回走向廚房。

肖娜看一眼又吐舌頭又豎拇指的李靜,嘿嘿訕笑著放下手中抹布,沒情沒緒倒在椅子上。只是屁股剛一落坐,她又彈簧般跳了起來,興沖沖來到花哨青年身邊,堆起滿臉笑容說道:“這位慷慨的大哥,您還要酒嗎?

“酒?”那花哨青年見到底沒躲過這煞星,只好硬著頭皮作醒悟狀,“啊,好呀,要呀,”

“真豪爽,真大方,真是人見人愛的大男子漢!”肖娜嘴里嘖嘖贊嘆著,腳下飛奔著跑去拿酒,“兩瓶,兩瓶夠嗎?”

“兩瓶?好好好,就兩瓶吧。”

“我看你們有一二三……一共六個人,不包括我,我現在是服務員了,絕對不能喝酒。你們就每兩人一瓶,暫時來三瓶,可以嗎?”肖娜懷抱三瓶花露醇,目光熱切看著花哨青年。

“好吧,三瓶就三瓶!”花哨青年嘴上說得爽快,心里卻肉疼極了,尤其是聽到這可愛又可惱的小美人兒不能一起陪著喝。

從廚房端菜出來的許文龍見狀,狠狠瞪了肖娜一眼,好心對那花哨青年說道:“你這又何苦呢?都喝這么多了,還要三瓶干什么?不是浪費嗎?”

肖娜毫不示弱回敬許文龍一眼,故意唉聲嘆氣說道:“是呀,是呀,像他這種端菜跑堂的傻小二,拼死拼活一個月也掙不到一瓶酒錢,又怎么體會得到大把花錢的暢快呢?不過話是不錯,我看這位大哥還是算了吧,犯不著在這里楞充大方。”

花哨青年一聽,臉色立刻漲得通紅通紅,二話不說“啪”甩出兩迭鈔票,氣鼓鼓瞪著許文龍說道:“怕我沒錢嗎?哥有的是錢,這兩萬先存柜臺上,飯后一并結清。”

許文龍搖了搖頭,無可奈何去上菜了。

肖娜樂陶陶接過那兩迭鈔票,扯開喉嚨拿腔拿腔吆喝道:“慷慨豪爽大哥現金兩萬,暫存柜臺,酒后結賬!”

坐柜臺的李靜埋怨她道:“你……你就不怕惹麻煩?”

“怕什么?有他呢!”肖娜用嘴呶了呶許文龍,滿不在乎地回答道,““就他那身板和胳膊,我看一般人也不敢亂來。這樣吧,呆會兒結賬的時候你走開,讓他上!”

李靜膽怯地看了看花哨青年一眼,戰兢兢收下那兩迭錢。

花哨青年忍痛買下三瓶好酒,數次邀請肖娜共飲未果,只好草草吃完粉蒸籠床,帶上同伴和剩下的兩瓶酒,垂頭喪氣要結賬走人。

“一共是……”許文龍“嘟嘟嘟”狂按一通計算器,然后一五一十找錢給花哨青年。

花哨青年仍不死心,涎著臉對一旁的肖娜說道:“小美人,跟哥去兜風怎樣?”

“謝謝大哥。還是下次吧,我正上班呢,不然會被老板炒魷魚。”肖娜嫣然一笑,嬌滴滴細聲細氣回答道。

“那把你的聯系方式告訴我行嗎?”

“好啊,有什么不行的呢?”肖娜大大方方將手一揚,指著低頭數錢的許文龍痛快回答道,“聯系方式嗎?去問我男朋友吧。”

許文龍手一顫,一迭鈔票“啪”地掉落在地。

肖娜慌了,趕緊對他又是眨眼睛又是呶嘴。示意他千萬要鎮定,千萬不能揭穿自己謊言。

花哨青年果然上當,鼓著雙滾圓滾圓的眼睛愕然問道:“什么?他?你男朋友?”

“是呀,他,我男朋友!”肖娜滿意極了,對著恢復常態的許文龍豎了豎拇指,搖頭晃腦信口胡謅道:“當兵的男朋友,特種兵光榮退役的男朋友,十幾二十人不是他對手。要不我怎么會跑這種地方來受罪呢?別看我們一見面就吵架斗嘴,其實我們好著呢,感情深著呢。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三日不見尋死覓活。”

“噢,原來這樣呀。”花哨青年臉色一黯,怏怏接過許文龍遞來的找零,耷拉著腦袋沒精打彩離店出門,駕上一輛寶馬飛馳而去。

提心吊膽的李靜松了一口氣,半開玩笑半認真指著肖娜責罵道:“死妮子,鬼精靈,真有你的!”

肖娜嘴一撇,挺著胸得意洋洋說道:“對付這號人,簡直小菜一碟!”

許文龍鼻子里重重“哼”了一聲,皺著眉甕聲甕氣說道:“下次再要胡鬧,我可不管你了,這樣的事也可以開玩笑嗎?”

肖娜一聽,立時圓睜杏眼,倒豎柳眉,叉起雙手氣咻咻說道:“你什么意思嘛?我這是胡鬧嗎?我白做了你一次女朋友,什么也沒撈到不說,你反倒覺得吃大虧了嗎?天下還有這樣的道理嗎?”

許文龍想不到一句話捅了個馬蜂窩,郁悶之下轉身奔向廚房。古話說得好,好男不跟女斗,咱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李靜見許文龍一言不發走了,不由埋怨肖娜道:“看你這破嘴都說什么了?整天瘋言瘋語沒個正經樣。”

“我去,”肖娜鼻子一聳,沒好氣地回答道,“才見一面就胳膊肘往處拐了,鐵哥們也不要了。我看過不了三五七八天,我這條老命就會被你們聯手給滅了!”

“你瘋了嗎?”李靜臉色一紅,立刻笑罵著撲向肖娜……

于是兩個明艷美貌女孩便你掐我一把,我撓你一下,嘻哈打笑著扭作一團。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