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胡攪蠻纏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許文龍人逢喜事精神爽,午睡也免了,哼著歌兒直接去廚房擇菜、洗菜、配菜……等到郭艷萍姍姍下得樓來時,廚房里早已炊具光亮,水瓶滿滿,肉菜腌好待蒸。真正是萬事俱備,只待客來。客人一來,須臾上菜。

“這孩子。”郭艷萍嗔怪似的看了許文龍一眼,嘀嘀咕咕滿心歡喜磨起辣椒蜜來。自從有了許文龍后,她可省心省神多了。什么事他都爭著去做,什么活他都搶著去干。說也說不聽,勸也勸不住,比一頭牛還犟。真是沒辦法,簡直叫人傷透腦筋。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又到了客店爆滿的緊張時刻。許文龍使出渾身解數,運起無窮力氣,健步如飛在餐桌間穿來跑去,不停為顧客們拿酒、端菜、送飲品……

這時,四五個拖行帶李、面容憔悴的中年男女走進店來,畏畏縮縮在角落里坐了下來。

許文龍趕緊走過去,熱情招呼道:“請問你們要吃些什么?”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來濱洋找事做的,而且前景渺茫,不容樂觀。這讓剛剛擺脫困境的許文龍深為同情,倍感凄涼,尤其有一種極其強烈的親和感。

“吃什么?”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撓了撓頭,用征詢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同伴。

“就是……就是……”一個風塵滿面的壯健男子雙手比劃著,欲言又止吞吞吐吐說道。

黧黑男子羞赧地看了看許文龍,別轉目光輕輕說道,“有沒有那種……那種……”

“有有有!”許文龍有過同等經歷,能夠深切體會他們此時的心情,于是立刻為他們介紹道,“我們這有煮粉、炒面、快餐。不過我建議你們煮兩斤粉條,多放一些肉,這樣就足夠了。當然也可以不放肉,素粉同樣很好吃。”

“那就……那就來三斤素粉吧,不要……不要放肉。”黧黑男子感激地看了許文龍一眼,松開眉毛長長吁了一口氣。

“好的,三斤素粉。”許文龍一邊用便箋記下,一邊輕聲重復道,“我可以叫廚房多放一些豬油,不另外收錢。”

“要放肉,不放肉不行!”不知什么時候,端著兩個籠床的郭艷萍已然站在身后,干脆利落接過許文龍話頭說道。

“什么?一定……一定要放肉嗎?”黧黑男子吃了一驚,嘴里嚅嚅著站起身來。他的同伴一見,也趕緊拿起行李,忙忙欲要離開席位。

“慢著,都先別忙著走。”郭艷萍把籠床放在鄰桌上,趕緊揮手制止他們道,“肉是一定要放的,但價錢和素粉一樣,不多收錢。”

“什么?和素粉一個價?”風塵男子失聲叫道,“你……你不是在捉弄我們民工吧。”

“是呀,我們都是打工的,身上……身上也沒幾個錢!”其他男女輕聲附和道。

郭艷萍微笑著說道:“這哪能呢?我為什么要捉弄你們呢?坐下吧,坐下吧,我這就去為你們做粉條。”

幾個男女呆呆看著走進廚房的郭艷萍,遲遲不敢坐下身去。

許文龍連忙安慰他們道:“放心吧,我作證,保證不多收你們一分錢。”

大家聽了,默默對視一眼,良久才戰兢兢坐了下來。

過不多久,許文龍便端著一大盆灑著蔥花、冒著濃濃香氣的粉條出來,輕輕放在那幾個男女面前。

黧黑男子使勁吸一吸鼻子,迫不及待拿筷子往盆里用力一攪。我的乖乖,這么多粉條,這么多肉。可別……可別吃得下肚,走不出店……

許文龍微笑著說道:“吃吧吃吧,不要客氣,我們都是來濱洋混世界的。”

黧黑男子看了看滿大盆的肉粉,又看了看態度謙和的許文龍,最后用力咬一咬牙,揮一揮手對同伴們說道:“大家開吃吧,大不了把身上所有錢都給他們……”

許文龍笑了笑,又跑去招呼其它顧客。

幾個中年男女各各懷著惴忐忑不安的心,低下頭稀哩嘩啦吃起粉條來。只一會兒功夫,一大盆肉粉便見了底。

黧黑男子抹了抹嘴,掏出身上錢夾,取出兩張皺巴巴的百元鈔票遞給許文龍,苦著臉毅然決然說道:“拿去吧,只有這么多了!”

許文龍笑了,連連搖頭說道:“零錢有嗎?給零錢吧。”

“零錢嗎?我有。”一個婦女掏出一把一元零鈔說道,“還差多少,我這有。”

許文龍按照郭艷萍交待,從中年婦女手上拿過五張一元鈔票,然后對他們說道:“可以了,這么多足夠了!”

“什么?就這么……就這么……黧黑男用懷疑的目光看著許文龍道。

“是呀,就這么多。”許文點著頭肯定地回答道。

“這可……這可……”黧黑男子及其同伴們驚呆了,一個個楞站著說不出話來。

“你們請自便,我還有事要忙。”許文龍收好五元零錢,一邊趕緊收拾起殘桌來。

“謝謝,謝謝你和老板的關照!”黧黑男子如夢初醒,立刻帶上同伴千恩萬謝、一步三回頭離開食店。

許文龍抬頭看著那幾個踽踽而去的身影,心里默默祝愿他們早日找到稱心工作。

“小二!”正當許文龍在感慨傷感之際,一聲清脆如銀鈴般的戲謔稱呼突然響了起來。

許文龍慌忙轉頭一看,發現身邊不知什么時候多了兩個雙胞胎般明艷可愛的少女。她們身材高挑,體態婀娜,穿著顏色和款式相同的熱褲和T恤,正斜著眼用古怪之極的目光盯著自己看。

“小二?還哪個朝代的說法?真是莫名其妙的女孩。”許文龍嘴里嘀咕著,臉上笑瞇瞇招呼道,“兩位請坐,需要吃些什么?”

“呶,就那個,”一個娃娃臉女孩笑盈盈指著桌上的大盆說道,“給我來一大盆,記得要多放一些肉哦!”

另一個鵝蛋臉女孩則神色怪異,高深莫測,始終用一得不可思義的目光打量著許文龍。

“這個……”許文龍猶豫著說道,“這個本店是不會外賣的,只有……”

“只有什么?”娃娃臉女孩“唰”地掏出一張五元鈔票,在許文龍鼻子底下來回晃動著說道,“只有先付錢嗎?呶,拿去。你可不要騙我,更不能欺負我。一大盆肉粉五元錢,這可是我剛剛親眼所見到的。”

食客們本就對這兩個外表出眾的少女吸引住了,卻想不到她們竟敢做出如此胡攪蠻纏、無理取鬧的驚人舉動。于是個個情緒高漲興致空前,紛紛放下手中碗筷,有滋有味欣賞她們接下來會怎么“表演”。

許文龍倒是大大吃了一驚,心里暗暗思忖著:這可奇怪了,難道是想尋釁滋事吃白食的嗎?這可能嗎?就這倆嬌滴滴、不堪一擊的小女孩?不會是壞分子用她們來做誘餌的吧?他抬眼看看店外,發現并沒有什么形跡可疑之人。于是頗為惱火地瞪了娃娃臉少女一眼,努力用平靜的口吻說道:“如果想吃飯,就請你們坐下,不然……”

“不然怎么滴?”娃娃臉少女酥胸一挺,杏眼一瞪,叉起雙手氣鼓鼓直視著許文龍,樣子活脫脫一只斗架的小公雞。

鵝蛋臉女孩忍不住“撲哧”一笑,隨即意識到不妥,趕緊又抿起嘴巴繃起臉,努力擺出一副冷冰冰極為嚴肅樣子,一聲不吭靜靜地站著。

一個年長顧客好心提醒娃娃臉少女道:“小姑娘,這是一家難得的良心店,那些肉粉是人家專門為民工準備的,五元錢也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你又在這里湊什么熱鬧呢?好好坐下來吃點什么吧,別在這胡攪蠻纏了?”

“我偏……”娃娃臉少女眼珠“咕碌”一轉,隨即變戲法般放下雙手苦著臉,擺出一副可憐巴巴人見人憐的樣子,捏著嗓子悲悲戚戚對許文龍說道:“小二哥,您就可憐可憐我吧,我其實真的沒錢,身上只有……只有五元了,都比民工更凄慘了。如果不信,你可以翻翻我的口袋,所有口袋都可以翻翻……”

許文龍哭笑不得看著那說變就變的古怪的少女,擺著手尷尷尬尬地說道:“我……我怎么可以翻看你的口袋呢?”

“怎么不可以呢?沒關系的,一點關系都沒有!”娃娃臉少女偷偷對著同伴擠了擠眼,毫無顧忌挺起胸膛逼向許文龍。

許文龍驚得連連后退,結結巴巴指著娃娃臉少女說道:“你……你給我站住……一切……一切等你站住再說……”

看熱鬧的食客們忍不住哄然大笑起來,甚至連包間里的人也紛紛探出頭來瞧稀奇。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