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危險悄至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離開“蘭馨公園”,許文龍懷著一顆復雜不安的心,繼續穿梭于濱洋各大工業區。遇上工廠便進去打聽一番,見到公司就問要不要招人。打聽來問過去,一天時間又很快過去了。看看再找下去也沒什么希望,只好怏怏不樂坐上公交回長龍鎮,打算暗地里察看一番楊瑩瑩情況,再回破油坊捉田雞掏泥鰍,繼續過自己的野外營生。再不能去打擾楊瑩瑩了,懵懂無知的女孩最愛遐想幻想,也最容易做出瘋狂舉動,尤其在她孤苦伶仃孤立無援的時候。

公交車逢站必停,乘客上下不休。好在已是晚上九點多了,出市區的人不多,稀稀落落,零零星星,沒有吵鬧,沒有喧嘩,讓疲倦的許文龍得以捉空瞇眼打盹。行不多久,公交車哧地一個急剎車,接著響起司機嘟嘟嚷嚷叫罵聲。

許文龍睜眼一看,發現公交車已離開市區,開始進入郊外地帶。因為半道上一個乘客突然竄出來攔車,才導致司機不得不緊急剎車。

司機罵罵咧咧打開車門,一臉怒容看著晃悠悠上車的的乘客。接著關上車門一腳油門,駕上公交繼續疾馳而去。

上車的乘客兩手空空沒帶行李,臉色赤黑面目不善。一頂白色太陽帽拉得低低的,遮住了大半個腦袋。一件棕黑T恤緊套在身,襯托出健壯發達的肌肉,也隱隱露出腰間隆起的一個物件。他上車后飛快掃視一下乘客不多的車廂,目光在許文龍身上略略停頓一下,隨即緊繃著臉走向車后,在后排找個位置坐了下來。

許文龍初時和其他乘客一樣,對那個半路搭車者未予理睬,連正眼都沒瞧一下。及至公交車開動之后,他才明顯感覺到上車之人一直在暗暗打量自己,一直在偷偷審視自己。聯想到他隆起的腰部和戚少華卑鄙的為人,他心里不由一咯噔,全身困倦頓時煙消云散,整個人一下子變得警覺起來。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更為了無辜的楊瑩瑩不致受到傷害,當公交車開始進入遼闊田野,尚未駛達長龍鎮時,許文龍便呼叫司機停車,然后提起包裹慢慢走下車去。他一邊走一邊暗暗留意身后的赤黑男子,密切關注他的一舉一動。

果不其然,赤黑男子見許文龍中途下車,先是楞了一楞,接著迅速站起身來,跟著許文龍一前一后跳下車來。

許文龍冷冷一笑,等公交車啟動前行后,便旁若無人抓起提包,轉身欲往長龍鎮走去。

“等等,能借個火嗎兄弟?”赤黑男子趕緊叫住許文龍,一只手故意在口袋里不停掏摸著,另一只手卻慢慢伸向隆起的腰部。

“當然可以。”許文龍一臉鎮定轉過身來,似笑非笑看著赤黑男子。

赤黑男子點一點頭,驀地從腰間掣出一把手槍,唰啦指向許文龍眉心……

說時遲那時快,早有準備的許文龍閃電般飛起一腳,啪地踢掉赤黑男子手中短槍。旋即一記鐵拳揮了過去,嘭地把他擊倒在地。

“你……你……”赤黑男子做夢也沒想到對方身手如此了得,本以為自己手槍在身勝券在握,卻不料機頭還沒張開,眨眼間便天旋地轉栽倒在地,頭痛欲裂再也爬不起來了。他艱難吐出一口鮮血,努力睜開陣陣發黑的雙眼,呼哧呼哧躺在地上說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為什么……”

許文龍俯身撿起地上手槍,取出彈匣一看,黃澄澄子彈滿倉。該死的渾蛋,果然欲圖不軌。他把彈匣推入套筒,打開保險直指地上哼哼唧唧的赤黑男子,語氣森然對他說道:“給你一個機會,如實說出戚少華的目的。他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除我之外還要暗殺誰?如果一切屬實,我將放你一條生路。不然,你今晚休想走出長龍鎮。”

赤黑男子欲待爬起身來,卻掙來掙去力不從心。只得一動不動躺在地上,攤開四肢氣鼓鼓回答道:“我是受人聘請前來找你算賬的,當然也得了不少錢。所謂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得人錢財,替人消災。現在技不如你,唯有聽憑你的處置。”

“是嗎?”許文龍冷笑一聲,舉起手槍啪啪啪連發三彈,槍槍擦著赤黑男子雙耳。轟得他耳根出血,雙眼翻白,呼天搶地在地上翻滾不休。

“這叫如雷貫耳。”許文龍揚了揚手中短槍,目光炯炯看著地上的赤黑男子說道,“接下來是暴風驟雨,想試試嗎?”

赤黑男子悶哼一聲,捂著轟轟作響的耳朵,鼓起血紅的眼珠,一動不動死死瞪著許文龍。

“好吧,看你也是個硬朗之人。暴風驟雨就免了,我們先來一陣和風細雨。”許文龍臉一沉,一腳踢開赤黑男子右手,抬手砰的一槍,生生在他掌心擊個大洞。

赤黑男子嗷的一聲慘叫,舉起血淋淋兩面透光的右手,顫抖著身子半跪在地上,大汗淋漓咝咝直吐冷氣。

“真不說嗎?”許文龍倏地雙眼一睜,目光如電直視著赤黑男子,揮槍直指他膝蓋說道,“如果你想一輩子爬著走路,就盡管閉上嘴巴充好漢。我數一二三,再不說話你兩個膝蓋就廢了。一,二……”

“停,我說……我全說……”未等許文龍數到三時,赤黑男子終于挺不住了,垂下雙眼低三下四回答道,“如果你真會放我一條生路,我……我會把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訴你。”

“早該如此,不然你的手也不會受傷。”許文龍收起手槍,望著額上冷汗直流的赤黑男子說道,“放心,我說話算話,決不騙你。”

赤黑男子松了一口氣,強忍手上鉆心疼痛,煞白著臉斷斷續續說道:“我受長龍鎮戚少華之托,以十萬元價格買你一條性命。”

“他只給了你十萬元嗎?”許文龍想聽的并不是這個,而是有關楊瑩瑩的信息,“那楊瑩瑩呢?他有沒有說怎么對待楊瑩瑩?一起暗殺掉嗎?”

赤黑男子搖了搖頭,吃力地回答道:“不,他不會動她,更不會傷害她,他還想把她搶去作女朋友。按他所說的,只要把你給做了,那誰也無法阻止他強搶楊瑩瑩了。”

許文龍略一思忖,便點著頭對赤黑男子說道:“好吧,你現在可以走了。槍就對不起了,你別再指望拿回去了。”

“謝謝,謝謝你的不殺之恩。”赤黑男子意外撿回一條性命,卻哪還在乎槍不槍的,欣喜之下連連向許文龍道謝。之后艱難從地上站起身來,一步一挪慢慢往市區方向走去。

待赤黑男子消失在公路盡頭后,許文龍才抓起提包,大踏步往長龍鎮方向走去。死不悔改的戚少華,看來不狠狠教訓你一頓,不讓你嘗嘗痛徹心肺的味道,不但楊瑩瑩逃不出你魔爪,連我自己也將命懸一線、在劫難逃。走著走著,他又想起什么似的,迅速把手中槍拆成大小十余個零件,一路走一路拋灑,很快就把一支上好手槍銷毀了。槍可是個大麻煩、大禍害,萬一被市區警察搜到了,那就渾身是嘴也說不清。而要對付戚少華,也根本無須用槍。

一路怒不可遏,一路大步如風。很快地,許文龍就來到長龍鎮鎮北大片木棉花區,在一幢三層小別墅旁停了下來,隔著圍墻遠遠觀察著別墅內動靜。他早已暗中盯梢過戚少華好幾次,就想看看他還會不會耍陰謀詭計,還會不會對楊瑩瑩構成威脅。只是很可惜,最終還是沒能探聽到他聘請殺手暗殺自己的消息,以致于險些陰溝里翻船,遭到致命暗算。

庭院內樹影婆娑,路燈暗淡。灰色的別墅內漆黑一片,靜悄悄聲息全無。看來戚少華不在家,又不知去哪鬼混了。不過許文龍也不急,悄悄躲在墻根,靜靜等著他回來。今晚無論如何得做個了斷,不然夜長夢多,后果嚴重。

零點時分,前方小路終于亮起兩道雪亮燈光,移過來掃過去直奔別墅而來。

該死的渾蛋,到底等到你了。許文龍長吁一口氣,一動不動躲在墻根陰影處,一眼不霎盯著緩緩而來的小汽車。

吱,小汽車在圍墻鐵門邊停了下來,隨著車門開啟聲,從車上跳下一個花短袖混混,飛快跑去開圍墻門。

看來今晚無法下手了,該死的戚少華有同伴在側。許文龍沮喪地嘟嚷一聲,提起腳下包裹便欲悄悄離開。

恰在這時,小汽車再次打開車門,接著便見手持哇哇作響手機的矮胖戚少華,像老鼠見小貓般慌里慌張竄出車外,哼哼哈哈大聲說著電話。

“喂,威哥呀,你好你好,在哪風流呀?那里的小妞怎樣?啊?哈哈哈……”

許文龍不敢動彈,只得一動不動蜷在圍墻轉角陰暗處。這時,車上又下來三個裝扮怪異的小混混,一齊站在車外活動手腳,靜靜等著打電話的老大。

“我說威哥呀,那些貨……什么?后天?后天就可以提貨?好好好,我后天晚上準時到達。現金,絕對是現金。‘玫瑰夜總會’,好好好,不見不散。”

戚少華打完電話,樂不可支對幾個小混混說道:“發財了發財了,走,上樓喝酒去。”說完當先領路,帶著四個手舞足蹈的混混一窩蜂涌進別墅……

許文龍神情沮喪看著戚少華一伙進入別墅,臉上微微升起一絲失望之色。看來今晚下不了手了,還得讓那渾蛋多活一兩天了。想著想著,他緊鎖的眉毛倏地一揚,雙眼頓時閃出一道奇異亮光。何不如此如此,那般那般?不但省去諸多手腳,還可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念及于此,他展顏一笑, 提起包囊輕手輕腳離開戚少華別墅,專揀漆黑僻靜的小巷鉆,兜來兜去繞個大圈子,最后沿小河直奔油坊而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