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落荒而逃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老虎”轟然倒地,“丑惡男”驚叫著飛跑過去,一把托起他軟塌塌沉重碩大腦袋,不停手拍打著他的后背,不歇嘴呼喚著他名字,一雙小眼珠卻咕碌碌四下亂轉著,賊眉鼠眼偷偷瞄向大獲全勝的許文龍。

驀然間,“丑惡男”暴喝一聲,放下手中痛楚難當的“老虎”,縱身躍至許文龍面前,揮起短刀嗖嗖嗖連刺十余下,刀刀不離對方要害。

許文龍不及提防,一時間被迫得手忙腳亂,險象環生,噔噔噔連退好幾大步。他萬萬想不到這瘦不拉嘰的丑惡男子會猝然發難,而且聲勢如此迅猛,動作如此靈便!

“丑惡男”得理不饒人,乘勝追擊,欺身直進,揮著尖刀風擺柳般狂舞不休。只見點點寒光上下翻飛,片片雪影左右盤旋,像惡魔般如影隨形跟著許文龍,妄圖一舉把他撲殺在地,以替大哥報仇。

嗤,許文龍一著不慎,左臂中刀,被鋒利的刀尖劃破一個大口子。但他毫不在意,依然輾轉跳躍,沉著應對,最終瞅個難得空檔,忍痛跳出圈外,順利脫卻影子般籠罩自己的刀光。再低頭看看受傷的手臂,雖則鮮血奔涌,四下飛濺,染紅了破碎的衣袖,但到底所傷不深,無關大礙。他于是站定身子,斜眼冷冷看著揮刀直指自己的“丑惡男”。

“丑惡男”奸詐陰險,僥幸得手,不由心中竊喜,洋洋自得起來。他捏著刀直直指向許文龍,腳下唰唰唰不停變換步伐,嘴里咋咋呼呼虛張聲勢,隨時準備伺機而動,暴起傷人。

許文龍不敢大意,雙眼緊盯“丑惡男”,密切關注他的一舉一動。

驀地,“丑惡男”飛腿虛踢一下,旋即像瘋狗般猱身而上,揮刀直刺許文龍腹部……

許文龍不退反進,迎著撲面而來的刀鋒,閃電般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對方手腕,再順勢一拉一推。

隨著“咔嚓”一聲響,隨后便是殺豬般一片尖叫。“丑惡男”關節脫臼,攻擊立止,整條右臂軟軟垂了下來,小尖刀也跟著“當啷”一聲掉落在地。

許文龍惱恨“丑惡男”用心險惡,手段毒辣,也不管他是死是活,毫不猶豫飛腿踢了過去。直接把他踢得凌空飛起,呼呼直落,不偏不倚準準砸在剛剛爬起來的“老虎”身上。讓他們相擁相抱滾在一起,如膠似漆黏作一塊,慘叫呼痛之聲此起彼伏,極具韻味。不給點苦頭他吃,以后還不更會仗勢欺人?

戚少華臉色大變,張嘴尖叫一聲,轉身拔腿就逃。重金請來的“老虎”失手了,他最得力的助手也敗北了,最后的希望破滅了。而且破得那么干脆,滅得那么利落,簡直行云流水一氣呵成,再無翻盤扭轉機會。而今唯有三十六計,走為上了。

許文龍哪會讓他輕易逃跑。當即甩開大步,如風似電直追過去……

一幫小混混見狀,個個嚇得面如土色,魂不附體,轟的一聲四散而跑,競相逃命。

可憐“老虎”三兄弟無人理睬,在地上苦苦掙扎半天,最后相持相攜鎩羽而去。

戚少華眼看許文龍如弦似箭追將過來,目標直直指向自己。頓時嚇得肝膽俱裂、體如篩糠,急急使出吃奶力氣,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甩動粗短胳膊,邁開水桶大腿,像只沒頭蒼蠅般狂奔亂跑起來。無奈身肥體胖,酒色過度,拼死拼活不到百十米遠,便被許文龍幾步趕將上去,一把揪住其后衣領,拖死狗般給拽了回來。

“大哥,饒……饒命……我……我真該死……”戚少華四肢狂舞,不停求饒,冷汗嘩啦啦迸涌而出,剎時濕透衣衫。

未及逃跑的混混見首領被抓,有心上前相救,卻哪有這個膽量,只好遠遠站在一邊,齊齊探頭探腦遠遠觀望著。

許文龍把戚少華拖至圍墻邊,啪啪啪甩手給了他幾個耳光,憤憤然指著他喝罵道:“我警告過你,也給過你機會。可你死性不改,惡習難移,依然狗仗人勢欺負一個孤苦伶仃的弱小女孩,你還算是男人嗎?”說完,又是幾記響亮耳光掃將過去。

此時的戚少華哪還有往日威風?耷拉著腦袋,哭喪著臉,連大氣也不敢出,活脫脫一只威勢掃地的落水狗。兩輪耳光下來,雖然痛徹心肺,苦不堪言,卻也唯有引頸挨打、默默忍受的份,卻也唯有涕淚交加不停哀求的路:“大哥,大哥你就饒……饒了我吧,下次……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許文龍虎目一張,寒光乍現,直視著戚少華厲聲說道:“怎么?你還想有下次嗎?”

戚少華大駭,忙不迭搖頭改口道:“沒有,沒有,不敢了,再不敢了,絕不會有下次了!”

“不管你有還是沒有。總之,以后再敢賊頭賊腦打楊瑩瑩主意的話,可別怪我下手不容情了。絕對是見一次打一次,見兩次打一雙,直到打斷你的狗腿、打爆你的豬頭,打到你老老實實、安分守己為止。還有,要是楊瑩瑩以后有什么閃失,有什么意外,哪怕是掉了一根頭發,傷了一根毫毛,我看你的命也就到此為止了!”

戚少華可憐巴巴說道:“再……再給我一百膽子,也不敢……不敢打她主意了,你……你就相信我吧。”

“滾!”許文龍大喝一聲,夾手抓住戚少華用力一推,把他推了個四仰八叉、倒地不起。

戚少華忍氣吞聲一言不發,手忙腳亂從地上爬了起來,蔫耷耷低頭捂臉急奔而去,和一幫遠遠張望的混混匯作一塊,眨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許文龍拍了拍手,摸了摸受傷的手臂,轉身向屋里走去。

哐當,客廳大門豁然洞開,跑出喜出望外燕子般的楊瑩瑩,張開雙臂一頭扎入許文龍懷里,摟著他脖子恍如做夢般說道:“阿麗,你真了不起……真的太了不起了……啊?怎么了……你……你受傷了?”

許文龍見楊瑩瑩一出來便稱自己為“阿麗”,心里頓時難堪極了、郁悶極了。他輕輕推開楊瑩瑩摟抱,搖著手不以為然地說道:“沒關系,這點傷不要緊。”

“怎么會不要緊?都傷成這樣了。”楊瑩瑩心疼地摸著許文龍手臂,輕輕對著傷口吹氣,不時緊張兮兮問道,“疼嗎?會不會很疼?我們進屋去上點藥吧。”

這時,左鄰右舍早聞訊走進庭院,個個都用崇敬欽佩的目光看著許文龍。

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家拄著拐杖顫巍巍走了過來,豎起拇指連連稱贊道:“好好好,打得好,打得妙。終于有人出面收拾他們了,總算為我們街坊出一口惡氣了。”

“是呀是呀,這幫小流氓,就要狠狠教訓教訓他們,也讓他們嘗嘗挨打的滋味……”

“小伙子,你真是好樣的,幫我們教訓了那幫混蛋。你不知道,那些該死的平日里有多囂張、多霸道。這下好了,看他們還敢不敢欺負人了……”

老人身后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個個喜笑顏開,樂不可支。紛紛跟著豎起大拇指夸著許文龍,其開心興奮之情言于溢表。

一個中年婦女拉著楊瑩瑩的手驚奇地問道:“阿瑩呀,他是誰呀?怎么這么面生呢?”

“阿嫂,他是我表哥,在外面當兵的表哥,昨兩天才剛回來”楊瑩瑩急忙拉起許文龍的手,喜盈盈一臉自豪介紹道。她聽著鄰居們不停夸贊著許文龍,心里早涌起一股無法言喻的幸福甜蜜之感。

“表哥?什么時候變成表哥了”許文龍一楞,但很快又開心起來。畢竟表哥比阿麗更好,聽起來也沒那么別扭。

中年阿嫂一聽,由衷地說道:“阿瑩呀,這下好了,以后再也不用擔心別人欺負你了。快快快,快帶你表哥去屋里包扎一下,他受傷了。”

大家這才看到許文龍身上血跡斑斑,果然受傷了。于是趕緊勸他去擦藥包扎,好好休息。

楊瑩瑩也自著急,忙忙和左鄰右舍打聲招呼,急急拖著許文龍走進屋里,急火火翻箱倒柜找藥、找繃帶。

許文龍雖覺這點刀傷不算什么,更沒什么大礙,但架不住楊瑩瑩如臨大敵般的恐慌和軟硬兼施的威嚇,只好聽之任之,任由她手忙腳亂去折騰。

楊瑩瑩輕手輕腳、小心翼翼,把那寸許長的傷口用紗布細細裹了一重又一重,繞了一匝又一匝,直到自我感覺滿意為止。她臉頰潮紅,鼻尖上滲出細密的汗珠,輕撫著許文龍纏滿紗布的手臂,用滿含深情的口吻說道:“謝謝,謝謝你……”

“謝什么?有什么好謝的呢?”許文龍眉毛搖著頭淡然說道,“再說了,遇到這樣令人氣憤的事,任誰都會出手干預橫刀相助的。何況你心地這么善良,烤了你心愛的鵝,不但沒生氣,還每天給我送吃送喝的!”

看著一臉誠摯的許文龍,楊瑩瑩禁不住芳心可可,胸如鹿撞,臉上升起團團紅云。她低下頭,用細得不能再細的聲音嗔怪道:“說好要處罰你的,說好要你做我阿麗的,怎么啦?是不是又想反悔了?”

許文龍無可奈何說道:“不會反悔,你叫吧,盡管叫,叫什么都行!”

“我看你心里分明不樂意!”楊瑩瑩嘟著小嘴說道。

“這哪能呢?阿麗這個名字多漂亮、多氣派不是?簡直帥呆、美爆了!我真的……真的很……很那個喜歡!”為了盡量讓平日里難得一笑的“表妹”開心,許文龍只好言不由衷說著違心話。

“真的嗎?”楊瑩瑩果然很高興,臉上甚至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許文龍好人做到底,痛痛快快點了點頭。

這一夜,是楊瑩瑩自媽媽去世以來最開心、最快樂的一夜。不僅僅因為有一個讓自己崇敬、讓自己心儀、讓自己模模糊糊說不清感覺的大哥哥相伴,更主要的是從此不用再為戚少華那惡棍擔驚受怕、寢食不安了,從此真真正正獲得重生、得到解脫、能過上全新生活了!她情緒高漲,喜笑顏開,口里滔滔不絕想什么說什么,說什么都有滋有味、有興有致,絲毫不覺得疲倦,也完全沒有睡意。

許文龍強打精神,洗耳恭聽,沒有表現出絲毫厭倦煩悶之意。也幸好楊瑩瑩說話的聲音清脆如風鈴,嬌婉似夜鶯,平平常常的事經她口里一說,都會讓人覺得分外悅耳,分外動聽。

直到墻上的自鳴鐘再次響起悠揚音樂聲,時針指向凌晨二點時,楊瑩瑩方才依依不舍說道:“不早了,該睡覺了!”

“是不早了,該睡覺了!”許文龍趕緊回答道。總算熬到了她困倦的時候,再這樣坐下去,明天鐵定得帶著雙泡泡眼去濱洋找工作。

“該睡覺了。”楊瑩瑩身子動了動,卻沒有起身的意思。她絞著手、低著頭、默然無語,一副黯然神傷的樣子,也不知在思些什么,想些什么。

“真要睡覺了。”許文龍點頭回應道:

楊瑩瑩磨磨蹭蹭站了起來,猶猶豫豫老半天,最后才低低地說道:“我去睡了,你……你在客廳……”

許文龍點點頭說道:“好的,我在客廳睡。可以關燈嗎?”

“你說呢?”楊瑩瑩臉上倏地泛起一片緋紅,撲閃著雙眼羞答答反問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