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怒而反擊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眼看一個花季少女瞬間便將香消玉隕、魂歸西天,在場之人一時間驚呆了,嚇傻了,全都泥塑木雕般站著不動。畢竟誰也沒料到那嬌怯怯的小妮子態度如此之決絕,意志如此之堅強。寧可自殺,也決不受辱。且事發傾俄,只在抬手一揮間。

“不要……”許文龍千鈞一發之際疾伸右手,一把捏住楊瑩瑩手腕,飛快奪下她手中剪刀,冷著臉急切勸阻她道:“你……這又何苦呢?他們是什么人?值得為他們付出生命代價嗎?”他雖然不停在和楊瑩瑩說著話,但其實一直在冷眼旁觀那班小混混,且很快明白了個中原委,知道這一切都是由戚少華那混蛋引起的。不是嗎?清平世界,朗朗乾坤,竟想恃強凌弱,強搶良家女孩,還差點逼出人命,真是無法無天,可恨可惱。

待許文龍奪下剪刀之后,那幫小混混才終于醒悟過來,紛紛驚慌失措亂喊亂叫起來……

“不好,快快快……”

“攔住她,快攔住她……”

叫戚少華的男子更是氣急敗壞,羞怒交加,跳起腳狂呼亂叫道:“抓住她,快上去抓住她,千萬別讓她自殺……”

“放手,快放開我。天哪……”楊瑩瑩匍一被許文龍控制,便即奮力掙扎著,拼命反抗著。只無奈體弱力小,兼之驚駭有加,卻哪動得了分毫?最后只得放棄反抗,垂著淚戚戚慘慘說道:“你……你可把我害慘了……”一句話沒說完,她只覺眼前一黑,身子一軟,直挺挺昏倒在許文龍懷中。

許文龍知道楊瑩瑩是急郁攻心,一時暈倒,只要稍加揉搓便無大礙。他于是輕輕在她背上拍打幾下,按捏一番。待她呼吸再起時,便指著那幫小混混憤然喝道:“你們到底想怎樣?為什么要跟一個小女孩過不去?這還算是個男人嗎?”

混混們一聽,一個個愕然瞪眼,面面相覷,一時間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直到呆楞好一會兒,他們才火山爆發般齊聲怒聲起來。

“臭小子,你是什么東西……”

“活得不耐煩了嗎?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管起老子們的事來了……”

“打死他,打死他。奶奶的,打死他還不跟踩死一只螞蟻似的……”

戚少華更是暴跳如雷,咆哮不已,張牙舞爪怒聲吼叫道:“快快快,快把她拖回來。救人要緊,我們……我們回頭找那小花子算賬不遲。”

小混混轟然響應,個個捋胳膊挽袖氣勢洶洶圍向許文龍。

其中兩個花短褲男子反應最快,最為積極。雙雙飛一般竄出人叢,一左一右像惡狼般撲向許文龍。

紅短褲是個胖子,一鼓作氣沖在最前,鼓起雙牛眼惡狠狠叫罵道:“渾小子,念你救了這小姑娘一命,本胖爺就不和你計較了。識相的,抬起你那臭腳丫趁早滾蛋……”

許文龍冷冷一笑,緊緊摟著雖有呼吸但尚未醒轉的楊瑩瑩,不慌不忙盯著那倆如狼似虎跑來的男子。他奶奶的,真是太囂張了,不給他們點顏色瞧瞧,今后楊瑩瑩還能怎么活?還能有活路嗎?

胖子喝罵半晌,卻見對方泰然自若,全無所動,甚至還帶著一絲絲不屑,憤慨之下怪叫一聲,抬手一拳直搗許文龍臉部。

許文龍眉毛一揚,抱著楊瑩瑩身形一晃,輕輕巧巧閃到一邊,同時伸腳輕輕一勾……

砰,胖子不及提防,肥大的身軀轟然倒地,扎扎實實摔了個狗吃屎。

“咦?”觀戰混混們驚叫一聲,人人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態。

胖子皮糙肉厚,經打經摔。一跤跌倒之后,尚自傻楞楞趴在地上,半天沒明白怎么回事。直至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甩了甩嗡嗡作響的腦袋,抹了抹滿頭滿臉的血水,怒吼著從地上一蹦而起,抬起粗腿惡狠狠踢向許文龍下身……

許文龍大怒,不待對方腿到,率先一腳踹向胖子胸前。所謂先發制人,后發制于人。下手不容情,容情不下手,更何況對付如此陰險歹毒之人。

胖子踢人不中反被踢,瞬間肚腹中腿,身不由己連退十數米,最后轟隆一聲,仰面栽進河中,激起片片沖天水花,撲簌簌下雨般灑向各處。

小混混駭然變色,目光直勾勾看著許文龍,嘴唇微顫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救……救我……”河中胖子殺豬般尖叫著,雙手雙腳亂拍亂蹬,嘴巴時張時合猛灌渾水。直至沉沉浮浮,肚子滾滾,才在同伴救助下濕淋淋拖泥帶水爬岸來。大口大口吐出一灘泥水,呼哧呼哧噴出幾團濁氣,隨后頭一歪,身子一軟,綿蹋蹋似面團般趴在地上,再也沒力氣移動分毫了。

藍短褲是個矮子,他在胖子前沖之時就停了下來,抱著殺雞不用牛刀的態度在一旁悠然觀戰。直到胖子被一腳踢入河中嗆個半死時,他才瞠目結舌吃驚不小,有心認輸卻又怕同伴笑話。只好硬著頭皮嗖地掣出一根鋼管,呼呼呼身前身后狂舞一通,迸出一團團銀蛇似的光影。確實是疾如閃電、快若流星,綿綿密密水潑不進,氣勢煞是嚇人……

“好好好,夠猛夠快,矮哥真是好樣的。打死他,快打死那個叫花子,為咱胖老弟報仇。”在一陣噼噼叭叭的掌聲和叫好聲中,耍夠威風的矮哥大喝一聲,舞動鋼管兜頭兜腦砸向許文龍……

許文龍不慌不忙,穩如泰山站在原地,雙眼滴溜溜緊盯洶洶逼人的矮哥。待得鋼管挾著風聲呼呼而至時,他才流星般探出右手,電光石火間牢牢扣住他手腕。

狂舞鋼管的矮哥驀覺手腕一疼,接著鼻子一歪慘叫一聲,一張丑臉立時漲得紫脹通紅,眼珠子幾乎要突出來了。他咬著牙猛一運力,試圖抽回被“鐵鉗”夾住的右手,只可惜掙來掙去卻掙不動半毫。

矮哥羞怒之下狗急跳墻,呼地揚起左手,屈指如鉤狠狠扎向許文龍雙眼……

許文龍眼疾手快,手掌唰地往上一滑,滑過手腕抓住鋼管。再動勁一揮,啪地一鋼管敲向矮哥左手……

啪,瘦子左手結結實實挨一鋼管,瞬間痛得涕淚長流,又蹦又跳,狂甩著左手尖聲大叫起來。

許文龍卻仍不罷休,繼續揮舞著鋼管沒頭沒腦打向他的腦袋、肩膀……最后用力一推,把瘦小的的矮哥推得四仰八叉跌倒在地,哭爹喊娘半天爬不起來。

小混混們這下知道厲害了。人人惴惴不安騷動起來,個個縮頭縮腦直往后退。再也沒人敢逞強斗狠耍威風了,再也沒人敢出頭露面當英雄了。雖然嘴上依然在虛張聲勢吆喝,依然在咋咋呼呼吶喊。

戚少華臉都氣綠了,揮著手暴跳如雷狂叫道:“一起上,大伙兒一起上,給我狠狠地打。打死他,打死他我負責。”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個窮花子竟然如此不識好歹,膽大包天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也不去打聽打聽這是誰的地盤。

四個未曾動手的混混心有怯意,卻又不敢違抗命令。只得齊齊發一聲喊,各各掏出所帶家伙,仗著人多勢眾力量大,舞起刀棒殺氣騰騰撲向許文龍……

許文龍面對強敵精神倍增,不但沒有退縮,反倒迎頭而上。摟著楊瑩瑩當先飛起一腳,把迎面沖來的耳環男子踢向一邊,不偏不倚撞向隨后跟來的紅發混混。

提刀猛跑的紅發混混不及躲閃,驚叫一聲和耳壞男子跌作一塊,倒在一堆,長聲哀號再也爬不起來。

接下來是個平頭男子,相貌丑陋,兇悍異常,人未到刀先至。右手一揮,寒光一閃,揮起尖刀直刺許文龍胸口……

許文龍閃身躲過刀鋒,化掌為刀狠狠斬下,屈身伸腿重重一掃。只聽“當啷,撲嗵”兩聲輕響,小平頭短刀落地四腳朝天,一跤摔倒動彈不得。

轉眼間,三個混混便被許文龍先后打倒在地,一個個躺在地上哼哼唧唧起不來。

最后沖上來的是一個頭發箕張如雞窩的蓬頭混混。因為膽怯害怕,沖到一半便即止步不前,只咋咋呼呼一臉驚懼看著許文龍。這畢竟不是開玩笑的,那小子簡直太強悍太厲害了,只舉手投足間便把同伙打得倒的倒,爬的爬,鮮血淋漓,痛不欲生。再不識相往前沖,豈不是傻瓜一個,白白送死?

戚少華冷冷一笑,歪倒一邊的鼻子跟著重重哼了一哼。

蓬頭混混聞聲一顫,不得不硬著頭皮鼓起勇氣,掄起雙拳直上直下不停揮舞,嘴里“嗬嗬”怪叫著沖向許文龍……

許文龍搖了搖頭,摟著軟綿綿的楊瑩瑩跨前一步,不慌不忙舉起了右拳……

蓬頭混混臉色驟然一變,出人意料折轉身子,匪夷所思扔下同伴一溜煙逃走了。

戚少華驚呆了,臉皮紫脹,腿腳打抖,全身僵僵站著不動。好半晌,他才強忍無邊驚恐指著許文龍喝道:“你你你……有種別跑……咱們……咱們沒完……”話一說完,便即抱頭鼠竄狂奔而去。

躺地上呻吟不止的混混一見,尤其嚇得面無人色,恐慌不已,人人膽戰心驚看著許文龍,惴惴不安等著即將到來的懲處。

許文龍卻沒為難他們,只冷冷看著他們喝道:“還不快滾!”

仿佛上帝降旨,又如天使撒福,四個混混瞬間長吁一口涼氣,哼哼唧唧從地上爬將起來,相攙相扶一瘸一拐,撒開腳丫子落荒而去。

恰在這時,急暈過去的楊瑩瑩緩緩蘇醒過來了。“嚶”地睜開雙眼,忽閃長長睫毛,一臉茫然問許文龍道:“這是……這是什么地方?天堂嗎?”

許文龍大喜,連忙開玩笑似地說道:“是呀,這是天堂,這是人間天堂!”

楊瑩瑩怔了一怔,蒼白的俏臉緩緩升起一絲復雜之色。她癡癡望著天上的明月,嘴里夢囈般喃喃自語道:“天堂,天堂,我終于來到了天堂。”念著念著,她忽地臉色一紅,恍然看著許文龍嗔罵道:“壞美麗,臭美麗,竟敢騙我!”罵過之后低頭一看,又發現自己正端端正正躺在他懷里,還被他緊緊地摟著不放。她羞澀難堪中嚶地用蒙住雙眼,用輕得不能再輕的聲音問道:“他們呢?他們都去哪了?”

許文龍靜靜地看著楊瑩瑩,深深被她多變又可愛的神情逗樂了。他努力抑制住笑,欣然告訴她道:“跑了,全跑了。你以后再也不用怕他們了!”

“跑了?都跑了?”楊瑩瑩倏地抬起頭來,閃動一雙明亮如寶石的眼睛,用難以置信的口吻驚訝問道,“真的嗎?他們真跑了嗎?你沒騙我嗎?是你把他們打跑的嗎?”

許文龍聳了聳肩,不置可否笑了起來。

“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楊瑩瑩歡叫一聲,像快樂的小鳥般拍手大笑起來。是呀,大難不死,災禍盡消,誰不開心興奮呢?誰不樂而忘形呢?不過只一會兒功夫,楊瑩瑩又臉色一黯,微蹙秀眉滿含憂郁地說道,“他們……他們是這里的地頭蛇,是大惡魔。這次吃了你的虧,以后……以后是不會罷休的。我……我……”

許文龍笑著安慰她道:“不用怕,他們都受到了應有的教訓,應該不會再來打擾你了。”許文龍說完之后,馬上又沉默了,還暗暗皺起了眉頭。難道事實果真如此嗎?戚少華一伙真不會再找楊瑩瑩麻煩嗎?他們能咽下這口氣嗎?這誰能寫下包票呢?誰敢寫下包票呢?

楊瑩瑩嘆一口氣,搖著頭輕輕說道:“我想回家,我要回家,我要你陪我回家,好嗎?”

許文龍點了點頭,毫不猶豫回答道:“好的,你先等一下,我進去收拾收拾,馬上回來送你。”許文龍回答得如此之痛快,并不是急著想去楊瑩瑩家,急著要找個舒適的地方住。實在擔心戚少華一伙去而復來,再次上門找楊瑩瑩麻煩。所謂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天。既然插手管了這件事,就應該有頭有尾、有始有終。否則她以后的日子就無法過了。雞犬不寧,不得安生,甚至再次失去生命。再說她是個怎樣的女孩?家里到底出了些什么事?為什么一個弱女孩受人凌辱而無人出面抗爭?難道她家里沒人了嗎?所有這一切,也都是他感到疑惑、感到納悶、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所以很想去了解一下、打聽一下。如有需要,也很樂意盡自己的能力助她一臂之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