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歡樂時光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可憐?好可憐……”許文龍聽了,心里不由猛地一沉,臉上頓時露出一絲訝異之色。奇怪,太奇怪了,她為什么要稱自己為可憐呢?還好可憐!年紀輕輕,青春貌美,本應無憂無慮,自由自在地生活。可為什么從來都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為什么從來都一臉傷感哀愁的模樣?難道她有什么煩惱纏身嗎?難道她有什么困境擾心嗎?還是女孩天生就是多愁善感矜持高冷?

楊瑩瑩悄悄看一眼臉色飄忽不定的許文龍,輕輕甩一甩頭上秀發,仿佛沒事般指著木板上的飯菜說道:“你不餓嗎?怎么還不吃呢?”

“好的謝謝,我還真有點餓了。”深思中的許文龍霍然驚醒,急忙拿起筷子吃起飯來。

紅燒肉很香很可口。雖說缺一些鹽少一點辣,且略帶甜味,不好下飯,讓吃慣咸咸辣辣的許文龍很不適應,甚至稍微感到一絲遺憾。不過都淪落到這地步了,哪還有什么挑肥揀瘦的資本呢?有的吃就不錯了!

看著許文龍狼吞虎咽吃著自己親手做的飯菜,托著腮幫經細欣賞的楊瑩瑩十分欣慰,心情也開朗了很多。她提了提自己的粉裙,揀一塊離許文龍更近的木板坐了下來,左瞧瞧右瞅瞅打量著比昨晚干凈整潔許多的破油坊,臉上悄悄涌現一股滿意之極的笑容。突然,她的臉色又唰地一變,手指火堆旁金黃焦赤的烤兔,皺著眉不悅地問道:“這是什么?不會又是誰家的小豬豬小狗狗吧!”

“怎么可能?這是野兔,正宗的野兔。我在外面捉的,剛剛才烤熟。味道很好,要不要嘗一塊?”許文龍抬起頭不安地看著楊瑩瑩,心里暗暗思忖著,野外捉的兔子總沒什么吧!

“野兔?你捉的?”楊瑩瑩用狐疑目光看著許文龍。

“當然啦,絕對是我捉的!”許文龍見楊瑩瑩沒有想像中的暴起發難,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氣。于是繪聲繪色連說帶比劃,把捕捉野兔的離奇經過細細說了一遍。

楊瑩瑩聽得很認真很仔細,臉上神態變化豐富,一驚一乍尤其惹人憐愛。當說到許文龍被突然搖動的灌木吸引時,她立時睜大了恐怖的雙眼。當說到野兔從灌木叢中落荒而逃時,她臉上盡顯驚慌焦急與牽掛。當說到野兔被田鼠擊中后,昏昏然返身奔跑時,她瞬間急得大喊大叫“錯了,錯了,要往山上跑……”當說到許文龍飛腳踢兔、一擊斃命時,她尖叫著捂起雙眼,仿佛那嚇人的一腳就踢在自己身上。最后她嘆著氣喃喃自語般說道:“唉,可憐的小兔子,你怎么這么笨呢?偏偏要往壞蛋腳上撞!”

許文龍沒有成為想象中英雄,反而變成他人眼中的壞蛋,心里別提有多沮喪,有多郁悶了。唉,真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要是野兔跑了,那自己喝西北風呀。弱肉強食,自然規律而已。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出口,沒得到時候又會榮獲什么別致稱號。他默默看一眼尚在哀傷中的楊瑩瑩,撕一片兔肉遞給她道:“吃吧,吃一點,真的很好吃!”

楊瑩瑩搖手拒絕,死活不吃。不過她對色香俱佳的烤兔肉倒是大感興趣,低著頭看了老半天,方才半信半疑地問道:“這真是你烤的嗎?”

“除了我還會有別人嗎?”許文龍郁悶之極反問道。

“你會做飯嗎?你是廚師嗎?廚師是不是還要學燒烤哦?”楊瑩瑩歪著腦袋,接連提出一長串問題。

“我雖然不是廚師,但這做飯什么的,其實都是在部隊學的。”許文龍如實回答道。

“哇,部隊還會教你們燒烤呀,真是太好玩了。你們常去野炊嗎?”楊瑩瑩聞聽,嬌媚的臉龐立時活現出一股興奮與羨慕之態。

許文龍苦笑著回答道:“好玩?不不不,一點也不好玩。野炊也不存在,僅僅是訓練而已。”唉,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把當兵看成是野炊開篝火晚會。也不知道軍人的責任,更不知道軍人的辛苦。想當初野外生存訓練時,一身污泥一身汗,肚腹空空死里干。疤痕累累,體無完膚。想吃點熱食還得偷偷摸摸做賊似的,生怕一不小心暴露目標,從而被淘汰出局。有時餓極了,常常咬著血淋淋的青蛙老鼠和蛇蝎,嚼也不嚼就囫圇吞下肚去。個中滋味,真是記憶猶新,無法言說。不過話又說回來,正是經歷了部隊的千般煎熬萬般錘煉,才讓自己學會了在險惡環境中求生的本能,從此不再為肚子問題而擔憂!

聽說沒有野炊,楊瑩瑩臉上略再失望之色。不過她還是對部隊生活感到特別好奇:“你在部隊當什么兵?空軍嗎?當空軍多好啊,駕著飛機呼地一下到了天空。無拘無束,自由自在,想上哪就上哪,而且一眨眼就到了。”

天真的女孩,什么事都想得這么單純。當空軍有這么簡單、有這么隨便的嗎?還想上哪就上哪?像小孩過家家一樣輕巧隨便?

許文龍搖了搖頭,吞吞吐吐告訴楊瑩瑩道:“我當的不是空軍。是那種……那種開車的運輸兵。專門在全國各地跑,運送物資設備的那種。”他不會對任何人說出自己真實軍種,哪怕是親姐姐!

“噢,那也不錯呀。不過要是當步兵就更好,天天背著一桿槍,在人跟前一站,哇,多神氣,多威風。其實我從小就向往軍營,向往部隊。只可惜沒條件,也沒機會,好遺憾哦。”

還從小就,敢情你現在好大似的。許文龍啞然失笑看著眼前這個想當兵的女孩,想象她穿上軍裝后的颯爽模樣,評估她在部隊里會給毛頭小兵造成多大的殺傷力。

楊瑩瑩哪知道他內心的想法,仍然笑厴如花說個不停,嘰嘰喳喳問個不休。而作為她的忠實聽眾,許文龍自然是聚精會神靜坐一邊,面帶微笑頻頻點頭,對于她所提的問題,更是耐心細致給予解答。他那渾厚低沉的男中音,豐富多彩的表達力,以及怪異離奇的親身經歷,常常博得楊瑩瑩手舞足蹈開懷大笑。讓原本凄涼冷清、無人問津的破敗油坊,霎時變得春意盎然、春色無邊,開心熱鬧極了。

有道是,斯是陋室,唯有佳人,孤寂不再,寂寞無蹤。

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午夜十一點。

楊瑩瑩意識到天色不早后,便唉聲嘆氣慢慢站起身來,依依不舍對許文龍說道:“好晚了,我也該回家了。”

許文龍佳人相伴,興致高漲,卻哪有半點睡意?只是看看腕上手表,確實好晚了,確實不方便挽留了,只好站起身來依依把她送到門外。看著她那如天仙般飄然而去的俏麗身影,由不得又發一陣呆,楞一會神,落落寞寞返身回到油坊睡覺休息……

不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此后接連幾個晚上,只要天一落黑,楊瑩瑩便會準時提兩個飯盒,拿一瓶飲料,笑盈盈滿面春風而來,呆到午夜時分又會依依不舍而去。這讓許文龍特別開心,特別快樂,奔波一天的疲倦和郁悶剎那間煙消云散,一掃而光,輕輕松松,舒服極了。他們面對面坐著,樂滋滋聊著。從天南到海北,從海闊到天空,從古往到今來,從情仇到愛恨,幾乎無所不談,無所不說。也不覺得煩,更不覺得厭,快快樂樂度過了一個又一個難忘之極的美好夜晚。

如此四五天相處下來,許文龍不但知道了楊瑩瑩那天尋鵝的原因經過,還敏銳意識到她心有千千結,眉有重重憂,不經意就流露出抑郁哀愁之態,下意識就表現有愁悶憂傷之情。也不知道是因為家里發生了什么重大變故,還是她本人天性自閉不開朗。為了弄清其中原委,他也曾多次旁敲側擊,婉言暗示,甚至出言相問,窮追究底。只可惜楊瑩瑩要么臉色驟變,閉口不說,要么閃爍其辭,顧左右而言其它。讓人十分無奈,毫無辦法。

后來得知這個女孩雖然身材豐滿高挑可愛,卻僅有十六歲時,許文龍更對她有一種無比親和、尤為融洽之感,更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妹妹看待。所以每次在一起閑聊談話,他都盡量找些離奇古怪、幽默風趣的奇人逸事來說。想以此逗她開心,想以此引她快樂。

而楊瑩瑩的耐心也極好,無論許文龍說什么聊什么,她都手托香腮睜大雙眼,懷著極大興趣認真傾聽著,時不時會忍俊不禁發出開心快樂的暢笑,把少女純真無邪、無慮無憂的本性表現得淋漓盡致、一覽無遺。甚至還會在許文龍的鼓勵慫恿下,閉起雙眼大膽嘗一嘗那些焦黃香脆的烤田雞,只是打死不敢吃田鼠和蛇。雖說有時也辣得她淚水長流,吭吭直咳,但還是興奮無比,開心無限。而每每到了告別回家的時候,她又免不了神色黯然,愁眉不展,表現出萬分依戀萬分難舍之情。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