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意外來訪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次日一早,許文龍打起精神,拋下牽念,只身返回濱洋。在工業園商業街大海撈針般細細梳理一番、查詢一遍,最后徒勞無功,一無所獲。只得坐上公交打道回坊,戚戚慘慘落寞回到油坊。在木板上呆坐片刻,又不得不強打精神走進田野,蔫頭蔫腦開始捉田雞,捕田鼠,掏泥鰍,逮鯽魚,為來日的飯食提前做準備。

過不多久,一串田雞、三只肥鼠便已輕松入手。但這還遠遠不夠,還遠遠無法滿足一天的消耗量,甚至不夠一頓晚餐。看來還得加把勁,繼續捕捉下去。

唰啦啦,一陣輕微的草葉顫動聲傳來,把低頭掏泥鰍洞的許文龍嚇一大跳。他心里悚然一驚,頭腦中油然浮現起“蘭馨公園”那狼狽不堪的一幕,時至現在還讓自己心有余悸、后怕不已的一幕。難道又有人在……他慌忙站直身子,睜大雙眼仔細一看。卻原來前方田壟上有一處低矮灌木,黑乎乎隆起一大堆,聲音就是從那里發出來的。茅叢里發出一連串悉悉嗦嗦的輕響,緊接著草葉、荊枝便不停呼啦啦搖動晃蕩起來。

許文龍啞然一笑,暗暗責怪自己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活脫脫變成一只驚弓之鳥了。這不荒郊野外的,誰吃飽了撐的會跑到這里來玩?何況又是如此矮小稀疏的一堆灌木草叢。

唰啦啦,又是一陣輕響,又是一陣草葉顫動。

許文龍心里一動,心里暗暗思忖道。見鬼了,難道里面藏有大物不成?要是能逮到條長蛇野雞什么的,那豈不是意外之喜?念及于此,他趕緊抓起一團濕泥,難準灌木叢用力扔了過去。

啪,嘩啦。泥團準準落入草叢,瞬間驚起一條著地狂奔的黑影。因為稻田里有水,且禾苗長勢密匝,而許文龍又站在田壟這一頭。所以黑影只有沿著田壟往相反的方向逃奔,一路直直跑向對面茂密的山林……

“野兔!”許文龍驚叫一聲,情急中舉起手中一只田鼠,電光石火間運力一擲,狠狠砸向跌跌撞撞瘋狂逃奔的野兔……

啪,擲出去的田鼠不偏不倚,準準砸在野兔腦袋上……

野兔吱地一聲尖叫,腦袋一擊仆地,身子跟著翻個跟斗。但并沒有傷著要害,只給它生生掉了個方向而已。它暈暈乎爬起身來,搖搖擺擺繼續拔腿飛奔。不過這次跑得方向有誤,竟然朝許文龍那邊沖過去了。

許文龍見狀大喜,當即站在田壟上抄手而立,靜候野兔自投羅網。待野兔一步三跌暈頭暈腦跑到跟前時,他二話不說飛起一腳,把不辨東西的野兔踢得騰空飛起,咚地掉落田間,濺起大片大片水花,之后再也沒有動靜了。

許文龍趕緊跑進田里,把暈死不動的野兔撿了回來。不錯,不錯,今晚的收獲真真不錯。有了這只肥大野兔,再也不用費心費力抓田雞了。

提著田雞,拎著野兔,哼著愉快的歌兒,許文龍興高采烈往回走。路過掩埋阿麗的土冢時,他不自禁又想起昨晚那文雅秀麗的少女來。雖說萍水相逢,匆匆一見,以后再無相見相識機會,但他還是忍不住回憶起她來,不由自主想念起她來。不為別的,只為她優雅的舉止,善良的品性,以及她頑皮可愛的神態。一起聊聊天,一起說說話,排解流落異鄉的孤苦,舒緩找不到工作的煩憂,卻不是一件幸甚至哉的快樂之事?

回到油坊,洗剝、燒烤、吃喝、洗澡……忙乎大半天,許文龍方才倚墻而坐,昏昏沉沉閉上雙眼,戚戚慘慘養起神來……

“阿麗……阿麗……”就在許文龍半夢半醒,似睡非睡之中,一陣遠在天邊卻又近在耳旁的呼喚聲隱隱傳來。驚得他渾身一激靈,條件反射般一躍跳起身來。難道見鬼了?抑或是做夢了?怎么又有人在呼叫阿麗?阿麗不是被自己……

“咯咯咯……”隨著一串銀鈴般笑聲響起,破屋門口赫然站著一個亭亭玉立少女。少女秀發披肩,清新飄逸,紅裙齊膝,嫵媚萬分,手上還提著一個白色塑料袋,正俏生生望著許文龍偷笑。

許文龍使勁眨了眨眼,傻楞楞看著屋門口的少女,一時間驚得說不出話來。這不是昨晚那個尋鵝女孩楊瑩瑩嗎?她怎么……怎么又回來了?難道……難道是心生悔意,還想胖揍自己一頓不成?抑或是……抑或是……

楊瑩瑩抿著嘴笑盈盈地站著,顧盼生輝的雙眼直直盯著不知所措的許文龍看。她心里很滿意,也很興奮。為自己突如其來的造訪,更為自己惡作劇般的呼喚。

“是你?你怎么……你怎么又來了……”呆站好一會兒,許文龍才如夢初醒般迎了上去,鼓起一雙惑然不解眼睛呆呆看著楊瑩瑩。

“我怎么不能來?我為什么不能來?”楊瑩瑩小嘴一撇,調皮而又狡黠地說:“我就要來這里走一走看一看。看看有沒有人被餓死,看看有沒有人停止了呼吸。如果真的餓死了,如果真的沒氣了,那才叫蒼天有眼,大地顯靈呢。所謂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嘿嘿嘿……這個……這個真對不起,讓你……讓你失望了……”許文龍呆了一呆,不由撓著頭尷尬地笑了起來。

楊瑩瑩嗔了許文龍一眼,自顧自走進破屋內,揀一塊干凈木板坐下,解開手中塑料袋,掏出兩個鐵飯盒。再一一打開,露出里面熱騰騰香噴噴的米飯和紅燒肉。米飯晶瑩似雪,綿軟柔滑。紅燒肉赤黃如金,色澤誘人。

許文龍愕然看著楊瑩瑩,怔怔說不出話來。這是……這是給自己送飯嗎?這不是……不是開玩笑吧?自己烤了她的愛鵝,惹得她淚水漣漣痛苦萬分,卻居然……居然給自己送飯來了?這可……這可從何說起?

楊瑩瑩噘著嘴冷著臉,目不轉睛看著發癡犯傻的許文龍。看著看著,她又忍不住撲哧一笑,用手指一指木板上的飯菜,似嗔似怨對他說道:“吃吧,還楞著干什么?真是便宜你了。雖然你吃了我的阿麗,可我想來想去老半天,覺得還是不要餓死你的好。”

許文龍一聽,心里頓時涌起一股暖流,感動得幾乎不知說什么好:“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不過后來我沒敢吃你的阿麗,我把它埋了,連毛一起埋在小河邊了。”

“什么?埋了?你把阿麗給埋了?”楊瑩瑩大吃一驚,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可奇怪了,一個流落鄉間無路可走的人,不就是為了尋找食物填飽肚子嗎?可他居然把煮熟的……煮熟的……給埋了,真是不可思議,簡直無法想象。

“是的,全埋了,就在離這屋子不遠處。”許文龍搓著手羞赧不安回答道。

“哦——”楊瑩瑩一聽,臉上頓時漾出一股燦爛的笑容,“看來你還有那么一點點良心,也有那么一絲絲悔意,還沒有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不會饒恕你,還是要你接受大大的懲罰的!”

“好吧,隨便你。”許文龍松了一口氣,心里的愧疚頓時消釋不少,同時也明白了她今晚來的目的,“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會毫無怨言地接受。那么,你想要怎么懲罰我呢?”

“這個嘛……”楊瑩瑩笑了笑,伸出纖纖玉指,不停遙遙戳著許文龍額頭,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古怪樣子。

許文龍本能地將胸脯一挺,以標準立正姿勢聆聽著女孩的最后宣判。

“這個嘛,為了紀念我那可憐又可愛的美麗。所以嘛,從今晚到將來,你就正式成為美麗了。一個讓我討厭、又讓我惱火的簡直壞到了極點的美麗。”

“美麗?”我的天,這叫什么懲罰?這也叫懲罰?許文龍乍一聞聽,臉上頓時呈現出一股古怪又尷尬的神態。他萬萬想不到楊瑩瑩的懲罰,竟然要把自己當成她留戀的大白鵝。當成大白鵝也就算了,還要給安上這么一個嬌滴滴媚態十足、充滿濃濃脂粉味的名字,讓自己眨眼間由一個糾糾男子漢變成一個柔柔美少女。我的天,這懲罰太厲害了,簡直比挨上一刀還令人難受,還令人痛苦。難怪剛才在睡夢中隱隱聽到她“阿麗阿麗”地亂叫,敢情就是在叫自己,敢情她今晚是有備而來的,目的就是要給自己安上這么一個古怪難聽的名字。許文龍一時間心念電轉,惶恐不安,最后鼓起勇氣用商量的口吻說道:“這個美麗……嘿嘿嘿……這個美麗……”

“怎么啦?你不想認錯嗎?你不想悔改嗎?更不想為自己的過失贖罪嗎?”楊瑩瑩嘴巴一嘟,劈頭蓋臉連發三問,直接把許文龍的幻想破滅了。

唉,好吧好吧,誰叫自己一時沖動、一時魯莽呢?誰叫自己惹上這么一個不可思議的女孩呢?怪就怪當時河里漂下來的不是雞不是鴨,而是一只麻煩多多的鵝。所謂好男不跟女斗,一切隨她喜歡吧,愛叫什么叫什么。美麗也罷,豐滿也行,性感也未嘗不可以。反正天知地知我知她知,世上再沒其他人知道。

許文龍念及于此,心里頓時變得輕松起來,臉上也露出一絲滿意欣慰的笑容。他望著楊瑩瑩大手一揮,點著頭痛痛快快答應道:“行,美麗就美麗吧,誰讓我傷害了你的美麗呢?”

“不對,我看到了你不懷好意的笑,你肯定在打什么壞主意。”楊瑩瑩心細如發,敏銳地捕捉到了許文龍那不同尋常的笑意。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一絲一毫的壞主意都沒有。”許文龍吃了一驚,慌忙拍著胸打脯大力保證。接著他的話鋒一轉,一本正經看著楊瑩瑩說道,“不過,你可以叫我美麗,那我該叫你什么呢?威武嗎?還是雄壯?當然叫猛士也行,要不就叫丑陋吧。”

“不要,不要,難聽死了。”楊瑩瑩一聽,剎時嚇得花容失色,魂飛天外,拼命搖晃著雙手,仿佛驅魔逐鬼似的,稍有延誤,那羞死人的名字就會牢牢黏在自己身上。

“那我該叫你什么?”許文龍似笑非笑看著楊瑩瑩,臉上升起一股扳回一局的笑容。可不是嘛,要是一個漂亮姑娘家會接受如此雄性十足的稱號,那可真是活見鬼了。

“一定要給我取名字嗎?“楊瑩瑩臉色一黯,蹙著秀眉輕嘆一聲,然后細若蚊蠅的聲音說道:“如果你一定要給我起名字,那就叫我可憐吧。可憐可憐,真的好可憐……”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