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戲精的血戰日記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為什么要殺戰馬?

那是鬼子的心肝寶貝,殺了戰馬,才能真正刺激敵人,讓敵人暴怒,讓敵人喪心病狂,喪失理智。

失去了理智和邏輯,一群鬼子就變成了沒頭蒼蠅,就好對付了。

這是攻心戰術,不是簡單破壞鬼子的公物。

而且,這么多戰馬被殺,鬼子一時間也帶不走啊,那將來不就還是咱們的口糧了?

騎馬縱向南邊。

可以說,村外的鬼子毫無覺察,繼續在搜索中。

楊超然騎馬的話,目標太大了,所以,他將兩匹戰馬分開,其中一匹,在馬臀上狠狠戳了一匕首,戰馬吃痛,瘋狂逃竄了。

戰馬是個麻煩。

不知道這廝到底往哪個方向逃跑。

楊超然看著敵人的戰馬離開,向著南邊跑了。

好了,既然如此,楊超然就放心了。

將身邊的一匹戰馬也割掉韁繩,放走,隨便它在地上閑逛。

現在,他很想騎馬逃走,將敵人調開,可是,敵人也不是傻子,現在到處是青紗帳,不知道鬼子都在哪里貓著,你胡亂騎馬跑,被鬼子堵截了,就危險了。

他沖向了東面,原來鬼子搜索的場所。

很快到了那里。

有鬼子看見他,卻沒有懷疑,因為現在匯合搜索的部隊,是多路日軍拼接而成的,鬼子相互之間,并不完全熟悉。

可能是本能,也可能是一種下意識,一個鬼子對他揮手:“你怎么才來?你剛才去哪里了?”

楊超然回頭指著村子,“到那邊了!”

標準嫻熟的日語,頓時蒙蔽了鬼子,鬼子二話不說,轉向一邊搜索了。

“快,戰馬,我們的軍馬!快追!”

有鬼子發現了向南奔逃的戰馬,大聲報警。

其余鬼子紛紛呼喊,有距離最近的鬼子朝那邊沖過去追趕。

楊超然注意到,鬼子有好幾個包圍圈兒。

原來搜索的騎兵小隊二十余人,在三個足球場面積的地域搜索著,包圍著,小心翼翼。

還有鬼子部隊,在東邊更遠處預防性搜索。

可惜了,只有一條胳膊能用啊。

楊超然哀嘆一聲。

面對這群普通鬼子兵,要是完好無缺的話,可以輕易秒殺敵人全部的!

一看眼神,一看走路的姿勢,就知道,這些鬼子兵是普通的野戰部隊,善于大規模偵查和突擊,并不善于特種搜索和戰斗。

他混跡過去,很快就貼著,額一個鬼子小組,兩人。

鬼子二十余人,在茂盛的蒿草,莧菜,蕁麻和玉米秸稈中,顯得非常微弱,鬼子多數身材矮小,被玉米秸稈都埋沒了。

鬼子無奈,戰斗小組互相配合,有的監視,有的開始用軍刀砍蒿草和荊棘。

鬼子互相之間,并不能真正看見。

這就是良好的戰斗時機。

楊超然貼緊了一個戰斗小組的兩個鬼子。看起來,人畜無害,其實在暗中醞釀。

“噓!”楊超然突然趴下了。

頓時,倆鬼子觸電般趴下。

他們以為楊超然發現了目標,當然害怕目標人物狗急跳墻,給他們一槍。

他們就趴在楊超然的身邊了。

多么好的機會!

楊超然掏出匕首,拍了拍一個鬼子的后脊梁。

挺直的后脊梁,相當有型啊。

鬼子被碰觸,以為這邊有什么軍事發現的機密相告,急忙轉過臉來看。

楊超然握著匕首的手,倒轉一下,用匕首的刀鞘加上拳頭,朝著鬼子的鼻梁上猛錘了一下,鬼子被轟得腦袋盡量朝上面揚起。

于是,楊超然翻轉手腕,將匕首抹掉了鬼子的脖頸。

噗嗤。

眩暈中的鬼子連咳嗽的聲音都沒有,就悄悄匍匐在草叢中,開始鮮血的井噴游戲。

如法炮制,另一個鬼子也被悄悄地殺掉了。

將鬼子身上的手雷偷走,裝到自己口袋里。

敵人有一把手槍,輕便,不錯,順走!

下一個敵人戰斗小組。

他從后面徑直朝那邊走,這是繞道了一些,看著敵人警覺的面孔,他莊嚴地點點頭,兩只眼睛露出騰騰殺氣。

這是鬼子的軍裝照!

很快貼近了鬼子士兵。

這一次,三個鬼子,聚集在一起,不好處理啊。

而且,鬼子小組長相當牛掰,排外,擺擺手,讓楊超然到一邊去。

楊超然就走了。

剛走幾步,一個趔趄,哎吆一聲慘叫!

楊超然就順勢趴在草叢里,沖著前面的青紗帳就扣動了步槍的扳機。

單手開槍,左手只是做個樣子,避免敵人友邦驚詫,發現蹊蹺。

這個戰斗小組的鬼子震驚了,以為目標人物就在前面某處,非常敏捷,全部趴地上射擊。

當然,鬼子很狡猾的,將槍口向下壓制,這樣,避免流彈射殺包圍圈那邊的同伙。

有鬼子大聲咒罵,禁止射擊。

又有鬼子咒罵那個鬼子,說必須射擊。

的確,包圍圈兒上,鬼子有些兩難。

不射擊是不行的,難道自己送上門來找死?

射擊,容易殺傷自己人。

楊超然也不管那么多了。

他飛快翻滾著,滾到了一個鬼子身邊。

一路上很多玉米秸稈和蒿草的,按說不能翻滾到,可是,不要低估楊超然的賴皮程度,他是連滾帶爬,帶鉆進行的。

到了鬼子身邊,還說什么呢?

步槍太累贅,早已經丟掉了,匕首直接切割鬼子的脖子。

伸入咽喉下,狠狠一挑,噗嗤。

反正這邊幾個鬼子正在預防性射擊,槍聲很兇惡,可以遮掩住鬼子尸體掙扎的噪音。

又到了另一個鬼子身邊。

鬼子都在草叢里貓著,保證安全,將重心盡量壓低,朝前射擊,全神貫注,那是戰斗之態,非常擔心前面。

這樣啊,對身邊和身后就疏忽了。

楊超然同樣手段,將鬼子一枚割喉,將另一個鬼子打暈再割喉。

槍聲停止了,兩個鬼子的尸體還在蠕動著,窸窸窣窣地翻滾,擠壓著周圍的蒿草。

楊超然將鬼子一個尸體按住,悲愴地呼喊:“別死啊,喂,喂,你哪里受傷了?”

嗚嗚嗚。

鱷魚之哭,是沒有眼淚的。

楊超然的表演欲望相當強烈,熟能生巧的欺詐戰術,都進入境界了。

“報仇,射擊,射擊,殺死支那人!”他故作悲憤,馬上操縱鬼子步槍射擊。

不過,他的射擊,可是非常陰險的,朝著對面包圍圈兒上可能隱藏鬼子的地方射擊!

打不中就算了,打中了就白白賺了一把!

好了,戲精的努力沒有白費,這不,來了兩個鬼子增援了,一左一右,迅速趕到。

發現了趴窩在草叢中的尸體,倆鬼子慌忙趴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