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贊揚的快沒話了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哎,趙先生,我這點成績哪兒能和您比呢,你可是夏國巔峰啊,我充其量也就是個成功的商人而已。我朱百億別的不行,我的這雙眼睛看人還是很準的。在看到您第一眼時,我就感覺出您的不平凡,感覺出您的超凡脫俗啊。事實也證明了,我的感覺是對的,是沒有錯誤的。”

說到這里,朱百億還強調了一點道:

“在前天的原木院落聚會中,在開始之初,我和小女談話時,就提過趙先生,并且也說了相同的話語。”

朱百億特意強調到女兒朱紅,其意思是我說的是實話,可不是瞎說、胡說的在奉承您趙大真人。

“哈哈”的一笑,趙大寶神情愉悅的道:

“朱總,你說的當然是真的。要不然我怎么會閑來無事的插手法器競拍之事,就是你與朱紅聊天的話語才引得我出手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簡一這小老頭還是有點本事的,那個法器也具有不錯威能的。如果我不制止你的購買,你也就是多花點冤枉錢而已。在那種情況下,你再請簡一出手相幫,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哎,趙先生,多花點錢,我朱某人到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您啊。通過這件事,我能結交到趙先生,這比什么都重要。”

從朱百億的話語中,趙大寶清楚的聽出朱氏集團的投靠之意。

而且從這次兩市交流會中,朱百億在得到自己的電話后,不留余力的通知綏市全部重量級企業老板中的行為中就可看出,朱百億不但有投靠之意,更有投靠之行動。

趙大寶很是親近的一拍朱百億的肩頭,一顯我是領導、我是大人物的“絕世”風采道:

“朱總,我也很賞識你啊。這樣吧,你別一口一個您的稱呼了,你就直接稱呼我為大寶吧,這樣也顯得親近不是?”

一聽趙大寶這么說,朱百億的心頭一動,這是趙先生接納我了。

但是,接納歸接納,認可歸認可,我現在聽趙先生說的,叫趙先生為大寶,我好像還沒有那個資格。不行,不能現在叫,叫大寶的時機還沒有到。

想到這兒,朱百億反而愈加恭敬的道:

“趙先生,我哪敢稱呼您為大寶,我還不夠格啊。這樣吧,我聽你的要求,不尊稱您了,我就逾越的直接稱呼趙先生為你,這樣可好?”

對于朱百億的尊敬之言,趙大寶的內心越發賞識面前的這位綏市首富了。這位首富真的會做人啊,也知道進退取舍,要不然怎么就這位朱百億才能做成綏市首富呢?

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濃厚,語中的情感也越發的滿意,趙大寶和聲細語的道:

“朱總啊,這樣,我就直接稱呼你孟江了,以后咱來接觸時間長了,你就知道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了。俗話說么,不怕認識晚,就怕感情不發展啊。”

此時跟在趙大寶身后一步多距離的秦遠征,腦袋直發蒙,趙先生這種打法真是沒見過,語言也真豐富。

原本在走出會議室時,趙大寶吩咐不要在場的任何參會人員送,但是,說歸說,做歸做,以秦遠征為代表的兩市官員、老板能不送么?

送,代表的是一種態度。

這就好比一位高官來你單位視察,視察完畢后準備離開。

離開前,高官會言語堅決、神情和藹的讓被視察單位領導不要送。

但是,高官的話語會產生什么樣的效果呢?

最終不讓送的結果是,所有被視察單位的主要領導百分百的會把高官送到單位門口,有的甚至送到了高速路口,以顯示尊重之意。

有人會說,高官不是說不讓送了么,被視察單位就應該以實為實的不送唄。

嘿嘿,說的輕松,以實為實的不送,你不送一下試試?

如果此時有人說,試試就試試。

試試就試試,一旦試試了,你就知道試試的結果了!

現在的趙大寶身后,就沒有一個想試試的官員與富豪。

只見呼啦啦的一大片,綏市政界的議長到局處長,商界第二人游大海到大真人第一狗腿子游百川這些個所有綏市富豪。

化市政界的議長到各個局處長,化市首富到化市最小企業的老板,是一個不拉的都站在趙大寶的身后。

此時如果要是有一發炮彈炸在趙大寶的身后,綏、化兩市的經濟就得倒退二十年。

沒辦法,兩市政界官員死了就死了,也沒什么太大的影響。

但是兩市商界集團老板要是全部玩完了,兩市的經濟發展就得立即倒退二十年。

秦遠征、金東來,聽著吟詩作賦的趙大寶之自詡之言,聽著奉承夸獎的朱百億之溝通之話。

作為兩市各自的一把手,內心腹誹到了天之涯、海之角了。

這兩貨真是太不要臉了,尤其是趙大寶,別人夸你就算了,哪兒能還自己夸自己呢?

什么信手拈來?什么一步成詩?

還什么遙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還什么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不就是把幾首古詩詞改唄改唄的重說一遍么?

怎么就素養高了?怎么就水平強了呢?

朱百億也是,你也是堂堂的一市首富,怎么就沒臉沒臊的夸獎上了呢?

這家伙,到后來,夸獎的還上癮了、上層次了,還互相夸獎上了。

醉了,真是醉了。無語了,真是無語了。

不要說兩市議長聽不下去了,就連身后的那一幫人也都聽不下去了。

聽不下去了,怎么辦?

好辦啊,硬著頭皮接著聽!

別說得硬著頭皮聽,還得面露笑容、頻頻點頭的贊同聽。

要是有誰敢臉露不悅,或臉露出不屑之意?

看沒看見,以游百川為首的四大狗腿子,正以一種爍爍放著綠色光芒的眼神巡視著周圍眾人的表情、動作。

嘿嘿,如果誰要是臉露不悅,或臉露出不屑之意?

看沒看見,這四大狗腿子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都拿出了一支筆和一個小筆記本。

言外之意,跟隨的所有人都明白,你臉露不悅或臉露出不屑之意的話,你試試?

到現在為止,所有的跟隨人員,誰也不敢、誰也不想試試就試試!

就連議會大廈門口的保安,此時都挺胸收腹、神色莊嚴,兩眼尊敬的看向趙大寶,仿佛面對著趙大寶就體會出生活不僅是眼前簡單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

現在的趙大寶與朱百億是越談越開心,越談心情越好,宛如一對多年不見的老友,開心、快樂、興奮,話是越說越多。

哦,話不是越說越多,而是夸獎、贊許越來越多。

最后,趙大寶心滿意足、滿臉微薰的道:

“孟江啊,咱們真是一見如故啊。對了,聽說孟江的家人身體不太舒服。這樣吧,擇日不如撞日,我今天正好也沒什么事,我就去孟家家里拜訪一下,順帶著給孟江解決一下小問題。”

此時的朱百億,綏市首富朱孟江的內心差點淚流滿面啊。他想著,趙先生,你要是再不提這茬,我可真的沒有好的語言來夸獎你了。

哎呦喂,這位趙大真人太厲害了,怎么夸獎,怎么高興。這家伙,我足足夸了十多分鐘,如果趙先生再不制止我,我可真是沒詞了。

朱百億此時的心情,代表了跟著后面的所有參會人員的心情。

說實話,這些個政商兩界的精英人物,什么沒見過?什么沒聽過。

如何夸獎人?如何被夸獎人?他們這些個人如果要是是不精通的,那么綏、化兩市也就再也沒有人能夠精通夸獎事物的了。

他們從開始的吐槽,吐槽朱百億的夸獎言辭太過普通、太過直接了。

到十分鐘后,眾人對朱百億的認可與佩服。

認可的是,朱百億的確是一位善于表揚、夸獎別人的行家里手。

佩服的是,如果論表揚與夸獎,在場的眾人沒有一個能超過朱百億的。

如果朱百億現在說,在綏、化兩市中,他朱百億表揚、夸獎的功夫排名第二,絕對沒有人敢說排名第一的。

這個朱百億太厲害了,不愧是霸據綏市首富多年的商界旗艦,表揚、夸獎的詞語是層出不窮。

在這十多分鐘的表揚、夸獎中,竟然沒有一句重復的。

每一句的表揚,每一句的夸獎,都是充分利用了各個角度,各個方面,以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進行了全方位的覆蓋。

長時間的表揚,全方位的夸獎,再加上無死角的立體式的覆蓋,眾人看向趙大寶的神情,已然從最初的虛假同意神色,變成了公式化的自動式贊許表情。

至于這個贊許表情,是贊許趙大寶真的如朱百億話中的那么好?還是贊許朱百億夸獎的語言功力厲害?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當趙大寶這小子帶有制止性質的說出剛才話語時,所有跟在后面的人,包括他的四大狗腿子,都立即產生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可tm的結束了,如果再不結束,我們這些人可怎么堅持啊?

在得到趙大寶的同意后,在綏、化兩市所有參會官員、富豪的恭敬歡送中,趙大寶坐上朱百億的豪華座駕,一溜煙的奔向城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