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dpwxeu.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那麼,即然方萬海即己受傷,是否趁此時機......”天十一語帶保留的說著賈龍王眼睛挑了挑,淡淡說道:“那麼依你之見,又當如何?”

天十一略一沈吟,說道:“此時行事,不外乎動靜兩項。”

賈龍王似乎越聽越有趣,問道:“動如何?靜又如何?”

天十一不急不徐,說道:“動則力攻,靜則待變。”

賈龍王乾乾一笑,說道:“照我說,此時并非出手時機。”

天十一聞言,露出些許迷惑神情。

賈龍玉又是干笑了笑:“此事不難理解,想英雄冢新敗至此,為防白道尋事,必然小心戒備,處事謹慎,所以此時動靜皆不宜。”

天十一緩緩點了點頭,說道:“共主高見,十一配服,如何行事,敢請示下。”

賈龍王哈哈笑道:“我聽說,凡新病之人,總是小心調理,日夜湯藥侍候,唯恐節外生技,只是一但病情好轉,難免松懈下來,所以,這個時候,不但不能行動,我們還要?他看好門口,嘿嘿。”

天十一理解這話中之意,點點頭。“那么....”

話猶為了,房內突然暗了下來,一時之間,龍七以為身藏已露,不由得緊張起來,一面提心戒備,一面留神可能動靜。

但就這么一瞬間,在矮房邊那頂鮮艷的轎子,像是被風吹過的青煙,突然散開,旋即消失在夜幕之中,還不及細看,點點紅光也在一下子消滅!

促然之間,轎子憑空消失,房中人不知去向,一切突然又回到原先那寂靜。

龍七心中暗吃一驚,調慢了呼吸,等待可能到來的變化,但什么都沒發生,好似剛才的那一幕不曾發生似的。龍七隨手在地上抓了幾枚石子,翻入矮房的同時,順勢打出,除了掩飾自己的聲息,也同時刺探著房中動靜。

啪啪啪,石子直直撞上不同方位的土墻之際,龍七業已滾入房中,正待掩藏身形,背后一道聲響破空而來,龍七聽的真切,雖身在險境,臨危不亂,單掌拍地,腳蹬右墻,斜斜向小房左方奔掠,還未來得及反擊。一股香味凌空散開,龍七身在空中正待提氣運形,腦中一亂,頓時沒了知覺。

XXXXXXX XXXXXXXX XXXXXXX XXXXXXXX XXXXXXX XXXXXXXXX在江湖上,所謂的武林大會,大抵上就是許多有頭有臉的人物聚在ㄧ起,你來一句豪言,我回一句壯語,他說世道怎樣不平,馬上有人應幾句江湖多少風險,一堆魔頭惡霸好似彈指間就能消滅,其實散了會還是什么都不會改變。

這就好像站在岸邊,遠遠著著波濤翻卷,氣定神閑的瞧著舟船涌動,再怎樣驚心動魄,身上也沾不著水花,真個置身在波濤之中,除了卷天而來的惡水,跟七上八下的提心吊膽,絲毫沒有啥場面可以抒情暢懷,要是不走運讓浪打翻了船,后果更是不堪設想。

自青城覆滅之后,江湖上人心徨徨,各門各派人人自危,雖然英雄冢禍亂江湖由來已久,但九幫十派,三大世家,武林三圣六智等,像是撐住這這武林的一根根柱子,江湖人士就如同在岸邊看湖中波濤翻卷舟船一般,遙遠的很。可青城這根柱說崩就崩了,江湖人士像是突然發現,原來他們并不是站在岸上,原來他們一直在船上。隨著青城倒下,這艘船也突然間不再穩當,好似下一刻就要解體。

翻船就在眼下,對一些江湖人士而言。唐家莊發起的武林公審大會,公審其實關緊要,重要的是唐家莊的背景,重要的是來參加的大會的有誰,群集而來的各大門派,各有各的計較,整個武林也并非凈是些庸俗之輩,只是那些高人心中是如何盤算,就無從得知了。

不論來參加這次集會的人心中有何想法,對于作為主人的唐俊天而言,見到許多受邀而來的武林同道,到是忙的頗為得意,總是三大世家之一,功夫可以輸人,面子上不能輸,人越多,越忙錄,那自然也就是越有面子了。

又操辦完幾個門派的住宿,唐俊天難掩心中的得意的之情,笑不滋的說道:“年紀大嘍,這么點辛勞就覺得乏了....”自顧自說著之際,才發現周遭一個聽話的人也沒有,有些個意興躝跚,也在這時,身后有了話音。

“唐老前輩,近日聽說,這次雖是以武林公審的名義發的帖子,但聲討對像卻不是英雄冢?小姪不解,特來請教。”

回頭一看,卻是龍七。

唐俊天眉頭一皺,說道:“賢侄如何起來了,余毒是否清除干凈?”

原來那晚,唐家莊家丁,聽見不尋常的動靜,尋著聲響,發現沒了龍七,通傳后,尋著蹤跡在后山破廟里,找到昏迷不醒的龍七,由莊醫診脈,料定中毒不假,已昏睡數日,稍時方醒。

欠者身子,龍七說道:“多謝前輩關心,小侄氣力已復,想是不怎緊要。”

唐俊天聞言,哈哈一笑,說道:“唉呀,龍賢姪,怕是想要報仇想的過了,這諾大武林,豈只一英雄冢為惡,我唐家既為三大世家之一,為武林同道示警,莫要光注意英雄冢的為禍,而給了其他魔道有了可趁之機,這便是此公審大會之用意。”

龍七眉頭一皺,說道:“莫非老前輩要藉武林之手定那少年滅青城之罪?”

唐俊天冷冷笑道:“非是定罪,而是揭發,此少年行逕致青城覆滅,乃是有目共睹,何需定罪?”

龍七正色道:“老前輩這話,賢姪不能認同,青城覆滅之事,揆乙道長已明言乃英雄冢所為,怎地反成了那少年之過?”

唐俊天面上一沉,說道:“你父親生前向來惡如仇,但今日怎地凡要違反你龍家堡門風,為此等惡人說項?”

龍七臉上閃過一絲不快,說道:“事件真相未明,談不上為誰說項。”

唐俊天嘴角微揚,說道:“今日這事在我,我為武林之義而行,賢姪若要執迷,恐將為武林所不容。”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排五历史号码比较